TOUCHDOWN! BLOG
拓达研究院

金融 – love it or hate it

发布者:网站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7-09-14 10:20
分类:关于申请 发展历程
昨天是很有意思的一天,我在一天中见了三个人,他们互不认识,但他们的故事却都因为Finance有着某种联系。
早晨,我很早就起来了,开了一个客户会议。这个客户很早就出国了,在一个基督教学校读高中,后来又在美国读大学,他参加的很多活动都与宗教有关。有意思的是,这个客户本科的专业是金融,他的父母也是颇为成功的商人,所以他曾经一度觉得人生的目标就是努力赚钱。
但是经历了在美国的生活和身边朋友的宗教影响之后,这个客户觉得自己找到了新的价值观,他已经不再满足于为自己赚更多钱,而是希望能够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所以他参加很多志愿活动,也在NGO实习,并且打算研究生从金融专业(Finance)转到公共政策(MPP)。
当然,他的父母还是希望他继续读金融,但是他觉得已经没办法和身边整天讨论如何投资、怎样变“成功”的同学一起学习了。这样强烈的决心让我实在很诧异,也惊讶于他是如何在短短五年之间有这样大的价值观变化。
后来,中午的时候,我和拓达的一位前咨询师吃饭。他即将去新加坡读MBA,我为他送行。有意思的是,这位同事以前在美国一所顶级人文院校读社会学专业,但他毕业后一心想去做金融,无奈因为专业背景的缘故无法实现。吃饭的时候,我们回顾了他六年前自毕业到今天的变化,他说,自己已经不想再去做和金融相关的工作了。我问,“为什么呢?”
他说,“现在觉得,赚钱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纯粹为了赚钱的工作没有意义。”这位同事一直对身体训练很感兴趣,所以想去做Sports Management(运动管理)方面的工作,也为此打算再读一个MBA。
我很为他感到开心,毕竟能够明白自己喜欢什么,想要什么,适合什么也是一种很重要的成长。
这两个故事放在一起看,说的都是对金融的从“爱”到“恨”,第一个人是因为身边朋友的宗教影响,第二个也是因为接触的人和事让他改变了看法。
但是这个故事还没有完。
晚上下班以后,我和一个老朋友吃饭。这个朋友在美国长大,沃顿商学院毕业,毕业后被世界顶级的私募公司Silver Lake聘用,在香港工作了两年。后来他又去了张磊创办的高瓴资本集团,调到了北京。总之,这可以说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金融男了吧。我们已经好几年没见了,刚见面的时候,我简直惊住了。几年之间,他的变化太大了。
他才二十多岁,但是显得非常成熟,和之前给我的印象完全不一样。我想其中部分原因可能是,他们这个行业一天要做的事比别的行业好几天的事都多。他自己也说,金融投资这行非常非常辛苦,他接触的公司就有诸如阿里巴巴、Uber 和Airbnb 这样的大公司,工作到一两点就是家常便饭。最近他定的自我目标就是能够在十二点半前回家,一点之前睡觉,这样至少能保证每天五六个小时的睡眠。
我突然觉得,一个人能够从二十三岁到将近三十岁,年年过着这样的生活,真是让人佩服。这样的生活肯定是之前所说的两个人无法忍受的。虽然他们并没有真的尝试,但是可想而知,在外人看来,人们肯定会问,“为什么要为一份工作牺牲这么多呢?难道只是为了钱吗?不值!”
带着这个问题,我就和这个老朋友聊开了。他的回答是,“当然不是钱了,这一行最吸引我的,其实是和各行各业优秀的人接触的机会。”在这一行,你能从身边的人身上学到很多东西。譬如,他发现接触过的成功企业家身上都一个共同的特质,那就是勇于挑战和面对各种未来的不确定性。
我相信,他能够说出这一点,一定是基于对很多人的了解和总结。
后来,我们还讨论到了子女的教育。虽然他还没有孩子,但是见识和反思已经让他常常去想未来要给孩子什么样的教育。在与很多人的接触后,他觉得一个人之所以有特定的性格,很大程度上是受到孩童时家庭教育的影响。而他总结出对孩子教育中两个最重要的品质:一是好奇心,二是毅力。这两个品质具备了,不管学习是不是好,未来都能在某一领域内脱颖而出。
我从和这位老朋友的谈话中学到了很多,也被他那种谈及自己工作时的热情感染了。从他的谈话中,我发现他眼里的金融工作不仅仅是帮助公司投资和扩张,其实也包括很多人性的东西。正是那种对人的认识和理解,是他觉得这工作中最迷人的部分。
一天结束了,我听了不同的人对金融行业不同的看法,很难说谁对谁错,孰是孰非。但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不要仅凭借现象去做判断、下结论。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视角,我们很容易去下结论,但这时也往往最容易忽略一些东西。有人看到金融工作的辛苦加班,也有人看到金融工作的工资诱人,有人觉得不值,也有人觉得心甘情愿。但同时,还有人看到的是这工作里别的东西,譬如与人的接触和对人的理解。
这些都需要我们和不同的人去聊天,去问一些可以引发共同思考的问题,这样才能找到不同的视角,对一件事有很多的了解,也才能做更好的决定,与大家共勉。
 
分享到:
推荐精彩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