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UCHDOWN! BLOG
拓达研究院

招生官是何许人也?

发布者:网站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7-09-14 10:24
分类:关于申请 发展历程
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位我所认识的名校招生官。
Matt Clemons是哈佛肯尼迪学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的招生官。我第一次见到Matt的时候, 是在四、五年前。他本人与我想象中的肯尼迪学院招生官完全不同。
肯尼迪学院是美国甚至是世界上最好的政府事务学院,这里走出了十几个国家的总统和总理级别人物,对美国乃至世界也可谓影响重大。见到Matt本人之前,我想象他会是一位从外形到气质等方方面面都能代表这所学校权威、高端形象的人。但实际上呢?……
我第一次见到Matt是在Touchdown的北京办公室,当时我们为他举办了一个小型information session,邀请了很多肯尼迪学院的校友和对学校感兴趣的同学。当Matt走进我们的办公室,我吓了一跳!他高高瘦瘦的,穿着得体的西装,但却留了一头长发!只不过他把头发扎起来了。
我心想:这么一个扎着辫子的人,会是肯尼迪政府学院的招生官?!
直到他走到演讲台上,开始自己的分享。我才相信,“哦,这不是一个假招生官。”
当然了,Matt和所有名校招生官一样,知识丰富,很有见地,也对自己的学校充满热情。不过,他也十分平易近人。他和我聊天,说自己是坐地铁来的,又说他自己和妻子没有小孩,两个人都很喜欢旅行。总之,就是十分地“接地气”。
后来,我们开车送Matt回他的酒店,一路上又聊了很多。我了解到他本科在美国一所很普通的大学读书,家庭也是工薪阶层,毕业后一直从事招生相关的工作,已经有20多年的经验了。这再一次“惊艳”了我,我以为对于哈佛肯尼迪学院这样一个竞争极为激烈的学院来说,招生一定是由学校背景甚至家庭出身都很厉害的人来主持。在美国,有这样一个说法:“一代藤校(常青藤学校),代代藤校”,指的就是美国的这种名校背景代代延续的传统。Matt的学校背景这么普通,能去哈佛当招生官,一定是工作十分出色。
我第二次跟Matt接触,是有一次帮哈佛大学办一个微信在线分享活动。但那天真是倒霉透顶,正好赶上北京少有的雷雨天气。一时间,雷电交加,信号严重受阻。我们在两个微信群里做直播,但Matt发的语音经常断掉,而且顺序也全乱了。后来,信号干脆完全中断,这真是我们做的最失败的一场讲座。我为此感到特别抱歉,因为对于哈佛来说,如果讲座这么失败,对他们也是有一定负面影响的。但是Matt很宽容,表现出了极大的理解。
第三次见到Matt,是在波士顿。前不久,我去波士顿之前给Matt写了一封邮件,问他能否在周末见上一面。我的行程紧迫,只有周末两天有空,因此也没抱什么希望,我知道对于美国人来说,很少有人愿意花休息时间来聊工作。没想到,Matt特别爽快地答应了。
他问我,能不能在他家附近的咖啡店见面,还说,因为是周末,他能不能穿得随意一点,把头发散下来?我说,当然没问题!
后来,我在咖啡店等他。他准时到达,不仅披散着长发,还穿了两只不同的鞋!一只黄色的鞋,一只绿色的鞋。我说,“你的两只鞋不一样啊?”
他说,“对,我特意这样穿的,这两只鞋就是不一样。”
Matt说,他从小在曼哈顿长大,其实是一个时尚潮人。后来搬去了波士顿这样一个被称为“时尚终结地”(where fashion ends)的地方,他觉得自己应该穿得另类一点,坚持自己的形象。
我哈哈一笑,Matt确实和很多波士顿人不一样,估计更没有几个人会相信他是哈佛的招生官了。
我和Matt聊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多半都是我在提问,他来回答,而我问的也大多是申请者们最关心的问题。 最后,我问了他两个私人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作为招生官,你最喜欢这份工作的哪一点,最不喜欢哪一点?”他说,自己最喜欢的,就是能通过这份工作接触到不一样的人,而最不喜欢的就是拒绝别人。作为招生官,总免不了要对一些人说“NO”。
第二个问题是,“从事招生20年,招生官这份工作如何改变了你的人生?”
Matt愣住了,可能他从来没有被问过这个问题。认真想了一下后,他说,招生官这份工作,让他身边总是有一群特别优秀的人,不管是哈佛的申请者,还是毕业生或校友。每天和这些优秀的人一起工作,也会让你变得更好。
我听到这个回答,很有感触。我的工作也让我接触了很多优秀的大学生,和他们接触,也让我变得更加优秀。
在国内,很多人一提到招生官,都会有一些刻板印象,觉得他们特别权威、特别严厉甚至特别死板。同时还有很多人觉得他们是高高在上的,因为他们决定了你未来的人生轨迹。实际上,通过我和包括Matt在内的很多招生官的接触,我发现招生官除了自己的专长外,也是普通人,他们也有自己的个性和性格。更重要的是,这样的个性同时也会塑造他们的招生风格。
拿Matt举例,他的学校背景很一般,但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到了哈佛。当我问他,“你印象最深刻的申请者是谁?”,他回答的几乎都是那些从不起眼的地方开始奋斗的人,他提到其中有一位是墨西哥非法移民的孩子,凭借自己的努力被哈佛录取了。
我还问他,“你如何看待中国的名校?会不会特别看重北大清华的学生?”
他说,“不会”。相反,他更希望看到来自二线、三线城市的学生。他说,“二、三线的学生没有一线城市的资源,一步步取得成绩更不容易。”对他来说,这些来自普通地方的学生获得的成功更有意义。
同时,Matt也是一位特别公正的招生官。他曾收到一封来自奥巴马的推荐信,只有两行字。
“这真是我见过最差的一封推荐信了!”他说。
后来,他把这封信给系主任看,对方告诉他,“Feel free to reject”(你可以选择拒绝,这是你的自由)。
在中国,还有很多人认为,如果我给学校捐一栋楼,是不是就会更容易获得录取呢?我也问了Matt同样的问题。他说,“你可以去捐楼,但这对你的录取丝毫没有影响。”Matt十分痛恨那些走后门的人,甚至对不遵守申请规则的人也很严厉。
他说,那些规定只能提交三封推荐信,却提交了好几封推荐信的人以及那些不断发邮件来套近乎的人,都违背了公平原则。如果被他知道名字,一定都会被拒绝!
当然了,所有的招生官都追求公平公正,但这一点在Matt身上尤为明显。我想,这也与他自己的特殊背景有关吧,独特的经历让他对某些方面格外敏感。
总之,我和大家分享这样一位招生官,是想告诉大家,招生官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招生只是他们的工作,并不能因此将他们标签化。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而招生也是非常有意义的工作,想象一下,当你每天都能在接触优秀的申请和校友,那种感觉真的美好极了。
 
 
分享到:
推荐精彩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