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UCHDOWN! BLOG
拓达研究院

如何面对死亡

发布者:网站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7-09-14 11:31
分类:全部博客 关于生活 走进职场
今天,我想和大家聊聊我和AJ在游轮上遇到的两个人。
我们今年的游轮旅行从迈阿密出发,一直到美属维尔京群岛。这是我们第二次坐游轮旅行。游轮上没有互联网,可以让人忘记工作,好好享受与家人在一起的时光, 这也是我喜欢游轮的原因之一。
在游轮上,你可以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每个人来游轮的原因都不一样,有的人来游轮结婚,也有人在游轮上庆祝结婚纪念日,有的则是普通的家庭聚会。我曾经看到过一家人,上至九十多岁的老人,下至三岁小孩,祖孙四代二十多人,穿着同样的亲子装,在游轮上欢聚,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在每个人心里,游轮旅行的意义都各不一样。今天我想说的,就是我在游轮上遇到的两个老人的故事,和他们的相遇,让我印象深刻,久久难忘。
那天,我和AJ在船上的一家法国餐厅吃饭,坐在邻桌的是两个60多岁的老人。他们用法语交流着,举止亲近。刚开始,我还在想:这两个人,没准是Gay吧。
席间,AJ出去接孩子,留我一人在餐厅。其中一个老人便开始与我玩笑,他说,“If your boyfriend or husband left you, you’re welcome to join us” (如果你丈夫离开你了,欢迎加入我们呀。)
就这样,我们便开始了交谈。
这两位老人都是从加拿大蒙特利尔来,其中一个叫John.
John 患了脑癌,晚期。只有两、三个月可活了。
他说:“I live by the minute.”
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形,一个生命将尽的人坐在你面前,突然给你这样的信息,沉重得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只弱弱地说了一句: “Oh, I’m sorry to hear about that.”
后来,AJ回来了,我们四个人开始一起聊天。
原来John 在加拿大开公司,做清洁服务和设备,是个成功的商人。几个月前他才得知自己有了脑癌。做了第一个手术,又进行了一系列化疗,可是病情却持续恶化。第二次手术后,医生对John 说,你有两个选择,要么继续化疗,会很痛苦,但是能够稍稍延长寿命。要么什么都不做,但生命可能就只剩下两、三个月了。
John 想了想,决定放弃化疗,去旅行。
John 说自己有一个愿望清单,上面写着自己想做的事情,其中一个便是和好友来旅行。
我问他:那你还有什么别的事想做吗?
他说:没什么特别的事了,现在要做的就是accepting。接受“死亡”这个事实,平静地等待。
我听了心里非常难过,但交谈中又时常被这两人谈及死亡时的幽默态度所感染。
期间,我们聊到了John 的公司。John 年轻的时候跟母亲借了四百美元,就开始在一个地下室做起了生意,然后一点一点把生意扩大,直到开了自己的公司。
“As a businessman, you’re always thinking about the business,”John 自嘲地说,递给了我们一张他的名片。可以看出,他对自己的公司还是充满了热情。
 当然了,他也知道,在生命行将终止之际,无论是公司还是客户都会变成毫不相关的事情, 只是递名片,已经变成了他的一个习惯,难以改变。
John 说,此生相当遗憾的一件事就是没把自己交的税赚回来。在加拿大,65岁之前,人们都一直在向政府交税,等到65岁之后就是政府回报公民福利的时候了。可是他自己刚过65岁,只能享受一两个月的福利就要一命呜呼,真是不得不骂一句,“Damn it! That’s not fair”!
每当这个时候,John的朋友就会打趣他说,“See? You’re still angry”. John 就会说,“No, I am not.”
他说:“I am not angry any more. I am just slowly accepting”.
“接受”这个词,John 喃喃重复好几遍,一时间我们都陷入了沉默。
整个交谈过程都是这样子,时而轻松时而沉重,我几乎是以一种敬畏的心情在和他们说话。因为我被他们那种谈论死亡的方式、甚至拿死亡开玩笑的态度所打动。
离开的时候,已经将近半夜了,餐厅里只剩下我们四个人。
我对John 说: “遇见你是我的荣幸。”因为我知道,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见到这个人,和他说话了。
回家之后,我一直在想游轮上的这两位老人。我体会到的,不是“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也不是“生命有限,分秒必争”。而是,我一直在想,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死亡呢?
我觉得,从某种程度上说,John也是幸运的。他能在人生的最后阶段对死亡坦然处之,去告别,去庆祝。这也是一种难能可贵的运气。
要知道,很多人面对死亡的时候是遗憾、后悔与不甘,而更多人是拒绝。但我觉得,生命也是一段旅程,旅程总有终结的时候。做好准备,平静接受,是最好的态度。 未来,我也希望自己能够有这样的经历,来一场告别生命的旅行。
回到美国之后,拿着John的名片,我想起了吃饭时我和AJ在餐厅照的一张合照,那两位老人也机缘巧合地在照片中,就坐在我们旁边,当时我们还没有开始聊天。
我打算把这张照片发给John, 告诉他,那晚的交谈是如何打动人心,并让我充满敬畏和感激。
 
 
 
 
分享到:
推荐精彩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