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达知道 TOUCHDOWN Knowledge
燕平随笔分享

今天,我想和大家聊一聊,如何在面试中做一个有趣的人。

 

说到这个话题我都有点想笑,因为我自认为本人不是一个有趣的人,似乎并不是聊这个话题的合适人选。但是在工作中,我也经历过很多面试,发现在面试中当一个有趣的人其实是挺重要的事,今天和大家聊这个话题,权当做抛砖引玉吧,希望大家也可以参与讨论。

 

在国外的面试中,不论是学校面试还是工作面试,面试官都很关注面试者的personality, 即性格。实际上,这也就是说,看你是不是一个有趣的人。

 

很多中国人对此不太理解,面试中显得有趣有什么用?对于中国人来说,大家更讲究一个人是不是务实。如果一个人在面试中表现得过于活跃或有趣,往往容易被认为性格张扬,反而是一个缺点。

 

但是在国外,尤其是美国的面试环境中,大家喜欢看一个人是不是有趣。要知道,很多工作需要团队合作,跟有趣的人一起合作,会让你的工作也变得有乐趣。Havefun(享受乐趣)在美国是一种文化,很多中国人不了解这一点,就会觉得美国的面试很难。

 

比如说,我们现在正在帮许多同学为国外的工作面试做准备,我们常常发现,大部分求职者从学历、学识和能力上都符合工作要求,但为什么还有很多人被刷下来呢,可能就是缺乏了所谓的X-factor。就像你找男女朋友一样,这个人什么都好,但你对他/她就是没感觉。放到工作上也是一样,缺少一些X-factor,也容易让人家觉得:你人很好,但我就是不想和你一起工作。

 

这确实是一件看似不太公平又让人很无奈的事。我们常常安慰客户,很多时候真的不是你不够优秀或者面试中回答得不好,而是说,你没有那个X-factor, 显得不够有趣。

 

这个结论虽然让人伤心,但是好在,面试就是一场show, 一个不是很有趣的人也能在面试中假装自己很有趣。或者尽力呈现自己有趣的那一面。

 

那么,怎样才能在面试中成为一个有趣的人呢。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说一下,什么样的表现会让人觉得你不够有趣呢。

 

一是,非常严肃拘谨。严肃认真是一种好品质,可是如果在面试中,语言和肢体行为都很紧张,给人感觉时刻绷着一根弦,就会让对方也很不自在,很难给面试官留下好印象。

 

二是,不会闲聊。Smalltalk (闲聊)是外国人打交道的一种方式,类似我们的寒暄和搭话一样。很多同学不知道怎样去发起一次聊天,甚至对外国人的闲聊不知道怎么去回应,这就会容易犯尴尬症,让面试者觉得不够有趣。

 

三是,过度追求细节。有些人讲一件事的时候,喜欢把来龙去脉讲得事无巨细。其实,当你沉浸于过多细节时,面试官可能早就倦怠了。而且,细枝末节讲得太多,也会让人觉得你拎不清楚重点,不会“讲故事”。

 

还有就是,不够灵活。面试是一个自我营销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你要学会很巧妙地适应别人。在面试之前,先研究好自己要应聘的职位需要哪些技能,再向别人展示你的相关优点,而不是一板一眼地说自己有多好。

 

以上就是中国学生在面试中常常踏入的“雷区”。那么,哪些行为会给你的“有趣值”加分呢?

 

首先就是我们刚才所说的,学会smalltalk。开始一段闲聊有很多种不同的方式,比如,你可以说说你是怎么来这家公司的,路程是不是方便,也可以说这家公司的办公室给你什么第一印象。当然,还有一些更有针对性的话题,譬如你可以提前搜一下你的面试官是哪所学校毕业的,对什么运动感兴趣,是哪个球队的粉丝等等。

 

其次,大家也可以尝试一个游戏,叫imagination,想象自己是别人。这个游戏听起来挺傻的,但我觉得很有用。我记得,《辛普森一家人》里面有一集讲的是辛普森很害怕公共演讲,他就想了一个办法,在台上想象自己是另外一个人,结果就超水平发挥了。我自己也有过这样的经历,这个想象中的“别人”不需要是Emma Watson那样遥不可及的公众人物,只要是身边那些让你感到钦佩和羡慕的人就可以。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模仿。不知道大家看不看TED show,TED里面很多人说话都极具感染力。如果你喜欢看TED的话,也可以从中找到一些灵感,学习并模仿他们的逻辑思维和说话方式。这就像我们跟着教练学健身一样,每一个动作的掌握都是通过模仿学到的。同理,要想在面试中成为一个有趣的人,也可以通过模仿一些有趣的人来达到。

 

除此之外,微笑也是一个神奇有效的办法。即使在电话面试中,对方也可以感觉到你是在微笑着说话还是在面无表情地说话。所以,偶尔一边微笑一边说话,给人的感觉是很不一样的。我在面试中就经常发现,对面这个人笑起来感觉非常好,一下就会不自觉地给他/她加好几分。

 

成为一个有趣的人,还有一种能力很重要,就是storytelling,讲故事的能力。这里说的“讲故事”,并不是真的要你去有声有色地讲一个故事,而是如何与人分享你的经历,让别人感兴趣。

 

在面试中,一个成功的“故事”要突出你的困难和挑战,以及你是怎么克服它们的。最忌讳的就是平铺直叙地说,“我进了某某社团,做了什么职位,办了什么活动,一二三四五……”。我在面试中听到这样的阐述,不到两分钟就分心了。大家可能听说过一个叙述的原则叫 STAR,即 Situation(情况)-Task(任务)-Action(行动)-Result(结果)。现在有一个更新的说法,叫SHARE,就是Situation(情况),Hindrance(障碍),Action(行动), Result(结果), Evaluation(评估)。SHARE和STAR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把原来的task变成了hindrance,也就是说在你的叙述中要更强调挑战和困难部分。我相信,这部分也是最能够抓住别人注意力的内容。

 

最后一点,就是成为一个知识丰富的人。我觉得,知识丰富是有趣的基础,如果一个人什么都不懂的话,很难想象他会是一个有趣的人。面试中,很多知识可以快速积累,比如一个公司的背景、行业信息等。花一两个小时了解清楚这些,就可以让你在面试中的对话更有水平。不过,更多的功夫还是在平时,与其临时抱佛脚,不如平时就多多积累。我建议大家多看一些商业杂志,培养起business sense,这就跟大家平时通过看时尚杂志来培养fashionsense一样,只要多看多学,跟别人交流起来自然就会有趣而毫不费力。

 

以上就是我对大家的一些建议啦,希望大家都能够在面试中成为一个有趣的人!

一直以来,我想写一篇关于创业的文章。可是这个话题很大,又有许多人谈过--有人谈过创业者需要哪些品质,也有很多“成功者”分享自己的创业经历,甚至有的商学院会专门用一堂课来讲创业,让我一时不知从何下笔。

 

想了又想,我决定从一个普通创业者的角度出发,跟大家讲一讲创业的“感受”。每一位创业者,成功或失败,抑或还在挣扎中的人都对创业这件事儿有着千百种体会,希望我的感受能给感兴趣的人一些滴水之见。

 

首先,当我说“创业”的时候,我指的是广义上的创业,而非狭义的创业。广义的创业指的是entrepreneurialspirits即一种创业精神。有这种创业精神的人,不论你是白手起家成立了一个企业,还是在一家公司里做着创业的尝试,都可以称之为创业者。而我,就是这样一位创业者,我成立了一个公司,并且正试图在一个成熟的机构中进行二次创业。

 

那么,创业带给我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

 

上一周,我带着家人在上海出差并度假,后来又去了一趟济州岛。行程结束时,我们回到北京。当飞机在北京的上空即将降落时,我突然感到一种强大的压力,一种即将投入工作的压力,然后我开始觉得呼吸有点困难。这不是开玩笑,而是当时真切的感觉。我在心里苦笑一声,可能这就是一个正在创业的人最直接的感受吧--无法呼吸。

 

从这种无法呼吸的感觉开始,我先说一说关于创业的负面感受吧。

 

首先,我会永远想着工作。在外人看来这可能是“勤奋”的体现,但对我来说,这意味着无法将工作和生活分开。很多人倡导work life balance, 我也曾试图让工作和生活达到平衡,但结果是失败的。因为当你非常投入地去做一件事时,你就很难把自己与这件事分开,也很难真正轻松地去度假游玩。比如说,我虽然会和家人去休假,但更多时候,我其实是把这当作换一个环境去寻找工作灵感和思路的机会。

 

其次,因为创业,我觉得自己永远生活在问题中。不管什么样的企业,无论大小、在什么行业、处于什么阶段,成长的过程就是一个处理问题的过程。对于创业者来说,往往拐过这个弯,还有下一个问题在等着你。我们公司虽然不那么复杂,但也有许多问题,生活在问题之中似乎成了我的一种生活状态。我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来说服自己接受这种状态,适应它,然后坦然处之。

 

创业带给我的另一个感受就是,我没有时间回忆过去。现在想想,我回忆过去最多的时候就是刚到美国那会儿。95年,我刚从热闹的国内环境来到一个美国小镇,整个学校只有我一个中国人,时间也很多,我当时整天就生活在回忆中。那时的我,年纪轻轻就体会到年老的感受。可是现在呢,当我开始变老的时候,反而因为太忙而没有时间去回忆。而且更可怕的是,因为不去回忆,过去很多美好的事情都遗忘了。比如说,现在问我孩子在成长中的各种里程碑,我统统不记得了。这也是我为什么现在喜欢拍很多照片,发微信朋友圈的原因。估计将来对过去的记忆就是这些朋友圈状态了。对我来说,忘记过去的事情是挺可怕的一件事。但这正是创业者要面对的,你没有时间回忆,你永远要想的是今天的问题和明天的计划。

 

另一个问题是,对于一个有家庭和孩子的人来说,我一直生活在一种负疚感中。这当然是我自己的个人感受。正如很难达到工作和生活的平衡一样,我一直觉得自己在孩子身上花的心思不够,甚至有时候会想,将来有一天我会不会因此而后悔。但是现在,依然找不到好的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而生活仍然要继续。

 

最后,由于时间的原因,你也会发现朋友在慢慢变少。工作太忙,而一个人的精力有限,照顾完家庭后,能和朋友在一起的机会就更少了。这也是让我觉得很遗憾的事。

 

那么,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要去创业呢?

 

有人说创业的好处就是自由,我倒不觉得。创业的人看似可以自由支配时间,但是当你被工作绑架后,什么才是自由呢?所以,我认真地去回想,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在支撑我创业到底?

 

如果以一个词来形容的话,我想那就是幸福感。

 

通常大家的幸福感都来自于家庭和亲子关系,但我觉得,创业这件事给了我特别大的幸福感。

 

这种幸福感体现在哪些方面?

 

首先,我知道,虽然我的年龄在一年一年地增长,但我依然有一个年轻的心态。因为工作,我每天可以很早起床,不需要太多的睡眠;我会很抓紧时间,去哪儿都带着我的电脑,并且保持精神饱满。我很喜欢这种充满活力和精神劲儿的感觉。

 

还有,我觉得跟自己的同事在一起很开心。我们有着相同的价值观,为了同样的目标,在做同样的事,这让我觉得特别幸福。当我们业务遇到难题时,或者需要开拓新市场、新业务时,我们会一起探索未知,解决问题,这种“在一起”的感觉,正是许多幸福感的来源。

 

而且,我也在工作中看到了很多同事的变化。我们公司每周三都有一个Wednesday learning 活动,让大家分享自己的知识和收获。在一次活动上,我的一个同事跟大家分享了许多个人经验,关于如何用好的语言与别人沟通。我听完很受感动,这个同事在拓达很多年了,我觉得我真正看到了一个人在成长。那个时候,我突然发现,真的特别特别有魅力。当我有这种意识的时候,也觉得自己很幸福。看到我的客户和同事的成长变化,让我有种说不出的幸福感。

 

总之,我想大概创业带给我的幸福感要远远大于刚才所说的所有负面感受吧,这是一件让人特别辛苦头疼的事,也是一件特别迷人的事。

 

我想把这篇文章献给我的同事和我的客户们。和他们在一起,是支持我继续前进的动力所在,我也想通过这篇文章告诉无数普普通通的创业者们,创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这是一件让我们痛并快乐着的事,纵然辛苦,也很幸福。

 之前,我写过一篇文章,讲的是海归回国求职的优势是什么。当时我们采访了很多人力资源主管和人事经理,发现他们对海归的态度很有意思,如果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查看一下历史消息。

 

    最近一阵子,我们也开始招聘,面试了很多海归。所以今天,我想自己从HR的角度跟大家聊一聊,海归回国求职应该注意哪些问题,以及如何在面试中给HR留下深刻印象。

 

    对于海归、应届毕业生以及职场新人,在选择工作时,我觉得有以下几点需要考虑:

 

    首先,要了解一家公司所处的行业情况。这个行业是朝阳行业还是夕阳行业?是处于发展的初始阶段、上升期、成熟期还是下降期?这些都是很重要的问题。一个企业乃至一个行业,就像生命一样,是分发展阶段的,如果你在不同的阶段进入这个行业,得到的体验和收获也会不同。

 

    我在北京和上海的两场海归招聘会上,遇到了很多工作不超过半年的人。当我问到他们的离职原因时,很多人都表示,对于自己之前公司所处的行业比较担忧,看不到发展潜力。

 

    比如说,我接触到一些做出口行业和医疗器械的人,他们所在的行业都存在可以预见的发展瓶颈。这些行业发展的限制必然也会给个人的职业发展造成很大挑战。

 

    其次,还有一个要考虑的问题是:如果我在这个行业中一直发展,我的职场前景会怎么样?有的职业是越老越吃香,因为经验在这样的职业中十分重要,譬如会计和医生等。你做这一行的时间越长,能力就会越强,也更容易渐渐树立起个人声誉。而有些职业,则需要考虑会不会更容易被外包,或者被技术发展所取代。

 

    除此之外,大家在求职过程中还需要注意,你的职位能教给你什么,你是不是能在这个职位上学到一些通用的技能,也就是说,你来到这里工作,将来的路是会越走越宽还是越走越窄。

 

    举个例子,很多学会计的人都会去四大,大家都知道四大很辛苦,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一如既往地想去呢?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四大的经历会让人学到很多职业技能,这些技能可以运用到别的工作岗位上,让你在下一次的求职中更有竞争力。

 

    再比如说,如果你进入到咨询行业,不论是管理咨询、财务咨询、IT咨询还是留学咨询,在咨询领域,很多东西都是相通的,如果你能在一个职位做好,学会这些相通的东西,那么下一次求职的时候,你的选择就会更多。

 

    还有,求职过程中必不可少的,就是看公司本身如何。在一个行业中,你要应聘的公司与别的公司有什么不同,它的领导层怎么样,它对未来发展有着什么样的预想。如果是一家比较小的公司,你就要考虑你在其中的发展机会多不多,上升空间有多大。很多时候,你的个人发展取决于你的公司跑得有多快,如果一个公司发展得很快,势必会给员工带来很多学习和发展机会。

 

    除了考察公司的发展潜力之外,还有公司的企业文化也值得关注。对于海归来说,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公司文化是否重视海归。我遇到过一个海归,他工作的时候说话都得小心翼翼地,生怕冒出一个英文单词,让别人知道自己是海归。如果遇到这样的工作环境,就要考虑公司文化是否合适了。

 

    此外,公司的发展历史也应该纳入考察范围内。如果是初创公司,即使是有风投,也要小心选择。大家应该对现在中国的风投情况也有所耳闻。对于一家初创公司,你不仅仅要看到它背后所代表的概念,更重要的是很多其他的实际因素,譬如公司的的盈利模式是否清晰,光有流量光有情怀是不够的,流量和情怀不代表有一个好的盈利模式。

 

    最后一点,就是这个工作是否可以给你带来成就感和满足感。我在招聘会上接触了一个应聘者,她曾经在麦肯锡做人力资源,我问她,为什么要离开麦肯锡呢?她说,麦肯锡招的人实在太少了,感觉工作没有很大的发挥空间,很多时候,100个人里面只能招1个人。虽然麦肯锡名气响亮,但如果你的工作就是一直拒绝别人,甚至要拒绝很多优秀的人,这样的工作满意度也会大打折扣。

 

    最后,来说一说怎么样给HR留下深刻的好印象吧。这里我想根据经验跟大家分享两点:

 

    一是,我一般都喜欢在面试结束的时候,问一下,“你还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吗?”。不要小看这个问题,我觉得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可以反映出很多事情。很多人都会关心薪资问题,这里我并不是说问薪水就不是好问题,如果是一个销售岗位,一个好的销售当然就要非常在意补贴和奖酬制度。但除此之外,像我刚才提到的行业前景、职业技能、企业文化等等,这些都可以在面试的最后问一问HR。这些问题也表明了你对这份工作和职位的重视和认真思考程度。

 

    第二点是我个人所经历的,一个挺有意思的建议,就是学会赞美。或许大家在面试的时候总是很紧张,忘了去关注面试你的HR个人有什么特点。其实,如果你能不失时机地赞美一下对方,这也不失为一个拉近你和HR距离的办法。当然,这种赞美还是要发自内心,不能牵强附会,否则反而会让人反感。

 

    希望今天这些分享能够对新一波即将到来的海归们在国内求职有所帮助。

两周前,网上疯传了一个视频,叫“她去了相亲角”。这个视频是一个化妆品品牌做的,主要说的就是以上海地区为代表的中国剩女现象。很多人看了都说特别感动,我看完也觉得有点热泪盈眶。

 

不过,感动之余,我又想了想,这个视频到底想表达什么呢?我发现,它只是说明了一个社会现象--“剩女”,并告诉大家应该如何对待这个问题,但没有提到的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

 

我觉得,对于一个社会问题,只有理解了它的形成因素,才能真正解决好这个问题,而不是仅仅被动地去应对。根据这个观点,我自己也想了想剩女现象为什么会在中国如此显著。

 

除却人口学的解释,我想从身边的事例出发,跟大家聊一聊中西方文化差异及其与剩女现象形成的关系。

 

在我过去这么多年的求学、生活和工作经历中,我所听到和感受到的两个现象是:一、海归群体中的剩女现象更加严重,二、中国女性在海外的适应能力往往比男性更强。这两种说法都只是大家的“经验之谈”,没有什么科学依据,但把这两点联系在一起看,不难发现,剩女现象与中西文化差异是有一定关系的。

 

中西文化是一个很宽泛的话题,在这里,我觉得西方价值体系中的“个人主义”(individualism)与“平等观念”(equality)与剩女现象最为相关。

 

从这两个维度上看,美国比中国更加重视平等和推崇个人主义,而中国社会则更讲究等级制度和集体主义。

 

先说平等问题。我觉得在中国,不光男女之间有很多性别不平等的地方亟待改进,在许多小细节上也能看出中国社会方方面面的等级观念。比如说,我们提倡的“尊老爱幼”,某种角度看,就体现着一种以年龄划分的不平等观念,再比如“母慈子孝”,其实也包含了一种亲子关系中的不对等。

 

不知大家是否注意过,在国外,很少有人跟别人聊天时会称呼自己的子女“My son”或“My daughter”,而都是直呼孩子的名字。但在中国,父母们却很少称呼孩子的名字,而往往说“我儿子”、“我女儿”。虽然这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背后却也体现出一种差异。西方文化语境下,名字代表的是一个人个体,需要被尊重和平等对待,而以“我的”来称呼则多少有些从属意味,这或许也解释了为什么很多中国家长喜欢把自己的意见强加在孩子身上,因为他们还没有意识到其实孩子也是需要平等对待的独立个体。

 

再说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中国历来都十分重视集体主义,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都带有一种要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的色彩。 在国内,你常常可以看到女孩子们手拉手走在一起,很多小女孩在学校甚至要相约一起去上厕所。这在国外简直不可想象,除非两个人之间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否则女孩子们之间都很少手拉手。还有,中国的家庭中,夫妻双方很多事情都是一起做的,仿佛形影不离才是恩爱的体现。但在西方国家,结了婚的两个人也常常各干各的,尊重彼此不同的兴趣爱好和朋友圈,相对独立地生活在一起。

 

了解到这两点后,回到我们的剩女问题上,或许你就会发现剩女现象集中体现了中国社会许多根深蒂固的文化价值观和传统理念。

 

受过现代教育和西方教育影响的学生们往往更习惯追求平等和个人幸福,他们在家中希望得到父母的尊重而不是被安排,在生活中也会更加独立自主。或许这些观念上的变化导致了越来越多的剩女出现,在父母们想着“赶快嫁人,好有个着落”和“再不生孩子就晚了”的时候,很多剩女想的却是个人成长和“我不需要别人带给我幸福”的独立自信。

 

中国正在进步,很多传统观念和主流思潮也在发生变化,我并不是要宣扬西方的思想就是好的,但是,我觉得人类的进步一定都会向着越来越趋于自然的方向发展。每个人,无论你的性别是什么,社会地位和角色如何都是生而平等的;每位女性,无论你是家中的女儿、女朋友还是妻子,都应该作为一个个体而发展。

 

我想,当我们每个人被一种剩女思维所主导的时候,如果去想一想这种思维背后是何种价值观在作祟,或许就会产生不同的想法,而有朝一日,当我们全社会都能意识到剩女现象背后的主导观念时,或许我们的剩女问题也就能迎刃而解了。

最近,我听到一个说法,让我一下子明白了很多事情。

这个说法是:“现在这个社会已经不讲究对与错、好与坏了,而是讲究聪明与傻笨、无聊和有趣”。换句话说,就是现在的人们宁愿错和坏,也不愿意傻或者无趣。

知道了这个说法以后,我明白了很多之前想不通的事情。比如说,我一直很苦恼,为什么中国的很多门户网站上,尽是一些耸人听闻的标题和夺人眼球的照片。很多内容和图片是非常不适合放在一个不分年龄、人人都可以看到的平台的。

再比如说,我曾看到国内一些大型公司,用美女写真和富有挑逗意味的广告词来招聘。大意就是,我们这里美女很多,“福利”很好,而且招聘广告上还特意强调所放的都是真人美女的照片。看到这种招聘,我简直感到生气,心想,我要是这家公司的女员工肯定早就辞职了。

还有,国内很多公司到年末都会开年会,我听说不少有影响力的公司竟然会请一些日本AV女星出场,这也是我不大能理解的。大家怎么能这么“放得开”呢,难道不会觉得有点不合时宜吗?

 

在国外生活过的人可能会知道,诸如此类的情况在国外的大公司是绝对不会出现的,但这种事在中国却层出不穷。

 

说起来,最近发生的一件事,也让我匪夷所思。我们公司一直在做一个名为CEO和职场女性的系列分享活动。有一次,我打算请一位有着丰富背景的女嘉宾来做分享,她曾经在很多知名大公司工作,后来又辞职成立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非盈利组织。可是,当我问起身边的同事对这次的嘉宾选择有什么建议时,出乎意料地,我听到大家说,担心她过于“鸡汤”了。我很诧异地问“为什么会是鸡汤呢?”。或许这个问题在很多当下的年轻人看来很傻,但是平心而论,我对那位女嘉宾颇有一些钦佩,也很好奇她的人生经历和选择,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分享会被认为含有“鸡汤”的成分。

 

凡此种种想不通的情况,在我听到了那个说法后,终于恍然大悟。原来现在大家都不在意好坏与对错了,而是讲究一件事情好不好玩,有没有趣。似乎很多人对自己和交朋友的要求就是:宁愿坏坏的,也不愿傻傻的。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之前,我在网上看到有人常说“可爱即正义”又或者“什么什么即正义”,大致也是这个意思吧。

 

如果说,“可爱即正义”还有一些俏皮的道理,那么凡事以“好不好玩”为衡量准则就有点麻烦了。仔细想来,让我觉得不舒服的“好玩”要么是迎合恶俗趣味,要么是娱乐至上,推崇消费主义,还有就是搞噱头和扮酷。在这些打着有趣的幌子的做法里,就真的没有恰当与不恰当之分了吗?

 

还是说,我们的社会真的不再有好坏之分和对错判断?当然,我知道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世上没有绝对的好与坏,也没有绝对的是与非。但是,我仍然相信有一些基本的准则是我们要恪守并坚持的。

 

我想,可能很多人都会因此觉得我是一个“老古董”,总是喜欢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说教。其实我并不是这样的。我当然也希望身边多一些幽默风趣、聪明伶俐的人,但是我不希望这些品质成为唯一的衡量标准,甚至有时候掩盖了一个人身上善良、淳朴、宽厚、沉稳的闪光点。

 

尽管韩寒的电影里,一句“小孩子才分对错,大人只看利弊”被人争相引用、广为传颂。就我个人而言,我还是愿意“幼稚地”去相信,很多事情是有对错的。或许我个人并不能给社会上的主流观念带来什么改变,那就让我从小小的朋友圈开始吧,希望能和大家共同探讨。

最近,我们一家去韩国首尔玩了一趟 。其实这种城市旅行对我而言已经没有太多新鲜感了,走在首尔街上,我甚至觉得这跟北京、上海也没什么差别。不过,这次旅途中有一件小事,倒让我觉得值得和大家分享一下。

 

记得我们到首尔的第一天,打了一辆出租车。司机是一位50岁上下的韩国大叔,他的英文很蹩脚,但是人特别热情。我们一上车,这位司机就开始教我们学韩语。他给我们每个人发了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一些基本的韩语和英文翻译。

 

这位司机一边开车一边教我们韩语,他读一遍,我们跟着读一遍,就跟上课一样。这么朗读了几遍后,韩国司机还很“敬业”地要考试。

 

他说,“OK,接下来我要考考你们了。”

 

于是,我们每个人都挨个地接受了一次韩语口语考试。

 

AJ先读了一遍卡片上的词,司机说,“OK,及格。”然后依次是Peyton、Trey和我。我们四个人中,Trey的得分最高,司机也夸Trey很有语言天赋。

 

接下来,韩国大叔说,“这次考试整体不够理想,我们再来学一遍,再考一次。”于是,我们又咿咿呀呀学起来。就这么学了一路,很欢乐。

 

学完几轮之后,Trey就开始不停地提问,一会儿问这个用韩语怎么说,一会儿问那个用韩语怎么说。到最后,我和AJ惊讶地发现,他竟然能掌握一些基本的韩语交流方法了。

 

到达目的地后,韩国司机走下车和我们一一握手,我们也觉得非常开心。这次的出租车乘车十分愉快,甚至都成为了我们的韩国之旅中的一大亮点,以至于我们现在提到韩国,就会想到那个出租车司机。

 

我乘坐过这么多次的出租车,从来没有想过一次打车经历可以变成一段奇妙的学习之旅。而且,这次出租车上的学习可能会对Trey产生很大的影响,Trey从韩国回来一直嚷嚷着要学韩语,说不定他长大会后去韩国上大学呢!也许他的人生轨迹就因这次出租车的经历而改变!

 

由此可见,无论你在做怎样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都可能会对别人产生某种深远的影响。

 

我想到我接触到的很多刚毕业的大学生和刚入职的年轻人,经常抱怨工作“太水”,没有做到“高大上”的内容。其实,我觉得这样的“期待”本身就很值得商榷。

 

很多时候,当你觉得工作无聊、不够重要的时候,可能真的不是工作的问题,而是你没有把自己的心态摆正。

 

所以,我始终觉得工作是没有高低区分的。任何一个简单的工作都可以变得很有意义,关键要看大家是否能够摆好心态,善于挖掘。就像这位韩国大叔,能够把一份简单的工作做得如此多姿多彩!我相信他一定有很多有意思的经历,是一个充满故事的人。把一件小事变得有趣而有意义,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如何做到把一件小事变得有趣而有意义,是值得大家去思考的。

今天,我想跟大家聊一聊ethics(职业伦理)这个话题。最近我接触到一些人和事,让我意识到ethics,即职业伦理和道德感,在中国是多么不受重视。

 

先从我们公司最近的一次面试说起吧。我们公司最近在招聘,面试中,我遇到了一个很出色的应聘者。我了解到他在原来的公司任职于一个很重要的职位,就问他,“如果你现在离开目前这个公司,对他们的业务肯定会有一些影响,你是怎么考虑这个问题的呢?”

 

和很多年轻的应聘者被问到这个问题的反应一样,他可能还没有认真考虑过自己的离职对原来公司的影响。作为公司,我们虽然求贤若渴,但也非常看重应聘者身上是否具有超越自身利益的大局观和职业伦理。

 

还有一位应聘者,曾经在日本留学。他说自己在日本学到了很多,包括日本文化里的那种诚信负责的“契约精神”,我对他所说的“契约精神”印象深刻,就和他聊了很久。但在面试的最后,他问了我一个奇怪的问题。他说,“我可以用个人名义出去做宣传吗?”

 

我说,“当然可以啊,我们也很愿意把优秀的咨询师推广出去。”然后我接着问他,“你为什么想以个人名义做宣传呢?”

 

他回答说,“我将来也想在留学行业自己创业,我希望通过这段工作经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为将来的创业打下基础。”

 

我可以理解这样的想法,这个想法本身并没有错。可是,让我不解的是,作为一个面试者,他难道不觉得这个回答很不妥当吗。也许只有一种解释,就是他不觉得这样说有什么错。

 

这两件事让我联想到另一件事。前几天,有一个语言培训机构找我谈合作。对方的负责人跟我说,他是从某个著名英语教学机构出来的,他说,“你不要担心我们的师资,我出来的时候已经把原来那家公司的顶尖老师都挖过来了。”

 

我可以理解这种从大公司跳槽或出来单干的做法,也知道“挖人”似乎是当代职场的普遍现象。只是听到一个人这么洋洋自得地说自己从曾经的公司挖了多少人,我个人还是觉得这样的做法有失职业道德。因此,我失去了继续和这家机构谈下去的兴趣。

 

除此之外,这两天,拓达在跟一些学校的学生社团合办校园活动。在合作中,我很惊讶地发现,很多学校的学生社团都有一些不太值得恭维的做法,一些在我眼中属于不太道德的行为。但是在他们看来这些做法似乎却是一种成熟的体现,更让我痛心的是,他们好像觉得这就是一种适应社会所应有的姿态。

 

我想起我之前的校园宣讲,我在很多场合问大家,“作为一个商科学生,什么是最重要的?”虽然道德感并不一定排在第一位,但我每次都会强调它。很多人听来觉得不以为然,更有甚者说这压根不符合中国国情,但我还是觉得,一个社会不管怎么样、环境如何,有些基本是非观念、道德标准是不会变的。也就是说,无论我们做什么,还是要考虑道德的因素。

 

在国外上学的时候,我是学会计的,对于会计来说,职业伦理和职业道德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我在学校学习的时候,也曾经困惑过,我们花这么多精力去学职业伦理这回事,是不是真的有用,直到我经历了当年的安然事件和安达信会计事务所的落败,我才真正意识到伦理观和道德感的重要性。这是我觉得自己在国外的商科教育中获益匪浅的地方。

 

今天这篇文章,我并不是要把自己摆在道德制高点去评价别人,也不想显得自己有多清高,只是最近这几件事让我比较苦恼。我不希望现在的中国社会里,大家已经没有能力或者不再去分辨是非了。如果社会的主流风气真的是这样,我们至少应该有意识地去改变。我也希望,已经在国外和即将出国留学的同学,能注重这方面的学习。我相信,不管是做人、做事还是管理一个企业,伦理道德是判断好坏的最基本准则。

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如何给孩子选择美国的夏令营。

 

现在,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把孩子送到国外参加夏令营,这对孩子来说当然是好事一桩,但很多家长面对国外玲琅满目的夏令营项目,却苦于无从下手,不知道该怎么选择。所以,我就和大家分享一些自己的经验吧。

 

说到夏令营,首先要“科普”一下美国夏令营的分类。按照住宿方式,美国的夏令营分为住宿和走读两种形式。按照内容,则分为学习型和传统型两种类型。传统的美式夏令营就是以玩为主,带领孩子体验各种好玩的事情,其中也按体育、音乐、舞蹈、艺术等不同兴趣类型来分;而学习型的夏令营则更倾向于教学和激发孩子的学习兴趣,具体会按照科学、数学、写作等学习主题来分类。总之,美国夏令营种类之多,内容之全,只要你能想清楚自己的需求,就能找到合适的夏令营。

 

在分享我和AJ如何给孩子选择夏令营之前,也要先介绍一下我们家两个孩子的情况。我的小儿子Trey今年8岁,上小学三年级,大儿子Peyton上小学六年级。Peyton去年暑假参加过一次夏令营,而Trey则从来没有过夏令营经历。

 

去年暑假,我们把Peyton 送到了佛罗里达州的一个夏令营,一是因为Peyton奶奶也在那儿,方便照应;二是因为那个夏令营是面向犹太儿童设立的,AJ一家信奉犹太教,我们也希望Peyton能对宗教有一定了解。Peyton去了这个夏令营后,玩得非常开心,今年还嚷嚷着要回去。

 

但由于种种原因,我们今年并不能把他俩送回原来的夏令营,于是,就开始了我和AJ的漫漫择“营”之路。

 

我和AJ对夏令营的选择首先从确定地理位置开始。由于工作的原因,我和AJ要去纽约住一段时间,因此,我们想把孩子们的夏令营选在纽约附近。

 

其次,是选择夏令营的类型。刚开始,我们想让Trey和Peyton去上学术型的夏令营。一方面,Peyton已经去过一次以玩乐为主的夏令营,我们希望他能换一种经历;另一方面,Peyton很快就要面临升学,在学习上还有一些欠缺,我们希望通过学习型夏令营来弥补他这方面的不足。

 

根据这两个标准,我们找到了一个叫 Summer Institutefor the Gifted (SIG)的暑期学校。“Gifted”就是有才华的意思,一听这名字就十分符合很多中国家长的内心期待。这个夏令营在不同高校有分支,离纽约最近的是在Vassar College,是纽约州附近的一所文理学院。通常来说,美国的暑期学校都会和大学校园合作,这样既可以利用学校的资源,方便管理,同时也可以让孩子们提前感受大学校园环境。

 

找到这个暑期学校后,我就上网去研究它的授课科目。我发现,这个夏令营的定位是,教孩子学习一些在学校里学不到的科目,譬如Legally Speaking等。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个legally Speaking 是什么意思。

 

看着这些花样繁多的课程,我心想,这些课程好是好,可恐怕并不是Peyton最需要的。结合Peyton的实际情况,我觉得他更需要打好基本功,提高基本的学习能力。这个时候,我就联想到拓达两年前的一位实习生。

 

这个实习生表现很优秀,他曾经提到,自己小时候参加过一个学习写作的夏令营,从此爱上了写作,对写东西充满热情。而他的写作能力也确实很好,让人印象深刻。

 

我是做留学工作的,在工作中时常感叹写作能力的重要性。其实,不光是留学,在任何一个行业,书面表达能力都很重要,善于遣词造句、表情达意的人往往具有很多优势。

 

这样想着,我和AJ就决定给他俩选一个练习写作的暑期学校。于是找到了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的夏令营,叫Young Writer’s Camp。这个夏令营的各项描述都很符合我们的要求,但问题是它在北卡罗来纳州,而不在纽约附近。而且这个项目只有两周时间,我和AJ在纽约至少要工作一个月,剩下来的两个星期,谁来照顾他们呢?

 

于是,我们又开始搜索杜克大学附近的其他夏令营,希望可以填补后两个星期的时间。这时候,发现了一个叫Super Camp的夏令营,在Wake Forest University。这个夏令营介于学术型和传统型之间,既有学习性质的内容,也有玩乐性质的内容。我上网看了他们的宣传视频,发现它的定位是针对“talented but not highly motivated”的学生,这样说当然是美国人的委婉表达,其实就是针对学习兴趣不高、学习成绩一般的孩子。这个夏令营主要通过训练和游戏帮助孩子找到学习方法,树立自信心。

 

我在他们的网站上看了很多家长推荐和学生反馈,觉得这就是我们要找的暑期学校了。看上去,此事到此圆满结束,Trey去上Summer Institute for the Gifted,Peyton去上写作夏令营和Super Camp。

 

可是,谁料事情又有了新的转机。在我们研究中,一个叫Independent Lake Camp的夏令营,在宾夕法尼亚州,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从他们的官方网站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有着运作成熟的夏令营。

 

我们给孩子们看了Independent Lake Camp的网站,果然他俩也十分喜欢。这是一个以玩乐为主的夏令营,同时包含一些提高孩子创造力的内容,比如表演训练。我觉得,这也是一个有趣又有益的内容。看到了这个夏令营之后,Trey和Peyton就完全不想去别的学校了。

 

本来Peyton就很不想去学术型夏令营,他一听到我要送他去学写作,内心充满了抵触,觉得整个夏天就要被毁掉了。我们也知道,虽然我们想让Peyton学写作的出发点是好的,但为孩子做的选择,也要考虑他们的感受。

 

另一方面,Trey才8岁,对于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我们更希望他能够玩得开心。Trey还没有去过传统意义上的夏令营,我们想让他好好玩一玩,结交新朋友,锻炼与人沟通、交往的能力。

 

想来想去,我和AJ不断地选择、推翻、再选择。最终我们决定,让Trey去Independent Lake Camp待四周,Peyton去Independent Lake Camp待两周,然后去Super Camp在费城的Villanova University的分支待一周,再去纽约附近的辩论夏令营待一周。

 

这样一来,Trey和Peyton的暑假都有玩乐的内容,Peyton也可以学点学习方法和辩论,我们大家对这样的选择都很满意。

 

最后,和大家分享几点我和AJ在给孩子选择夏令营时的心得吧。

 

首先,给孩子选择夏令营一定要自己去做研究,既要了解对方项目的历史、课程、定位,也要结合自己孩子的特点和需求。我知道很多家长比较依赖别人的推荐,但推荐只能作为参考,最终的选择还是要因人而异。

 

其次,在了解夏令营的过程中,除了浏览学校的网站,也可以给对方的负责人打电话。譬如,我们了解了Super Camp之后,给他们打了一个电话,说明了自己的情况,问了一些问题,对方则很热情地回答了我们的问题。从电话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夏令营工作人员的态度是否真诚,工作是否认真。所以,大家在网站上做好功课后,不妨打个电话直观地感受一下对方夏令营的风格。

 

最后,其实不管你给孩子选择了什么样的暑期学校,一般情况下,他们都能开开心心地度过这个暑假。而我们选择了这个,就意味着放弃了那个,也无从得知哪个选择才是最好的。对于家长来说,只要在选择过程中尽心尽力,做足功课,最后不管决定如何,都可以做到问心无愧,只管放心地送孩子去就好了。

 

在这里,也祝大家都能为孩子找到满意的夏令营。

前一阵子,我听到这样一个说法,有位HR教大家怎样判断一个人靠不靠谱。他说了三个标准,第一个:当你把一件很难的任务交给他时,这个人的第一反应是推脱还是积极想办法;第二个:看这个人怎样对待比他地位低的人;第三个:如果你跟这个人一起等飞机,而飞机突然晚点,你是否愿意跟他单独相处四、五个小时。

 

这些说法听起来都挺好玩的,但仔细想想,并不全面,也经不起深究。就比如第二个标准,我觉得对待比自己地位低的人态度,更多的是反映了一个人的素质和修养,这多半是和一个人的成长环境、家庭教育以及社会文化相关的。就像很多时候,我看到一些年轻人中午订外卖,如果外卖送晚了,有人会打电话过去吼对方,而有人则是客客气气的,这也不见得他们就是靠谱或者不靠谱的。

 

而第三个标准,就有更多不确定性因素在里面了。一个人喜不喜欢和别人单独相处,肯定还要看他们是否兴趣相投,年龄相当,以及每个人的性格如何,过去的经历是不是容易产生共鸣。更何况,在现代社会,候机时的我们可能与自己的手机更亲密吧,身边环境倒是其次了。所以,我觉得这两条标准可以哈哈一笑,不必当真。

 

但是,第一个标准,我个人是很赞同的,我甚至觉得这可能是衡量一个人靠不靠谱的最重要的标准。这也是我今天真正想和大家聊的话题——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

 

这位HR口中的第一个标准,其实换句话说,就是看一个人是否具备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我觉得是否拥有这种这种思维方式不仅能反映一个人是否“靠谱”,更体现了一个人的工作能力和工作态度,这也是很多初入职场的年轻人容易犯错的地方。

 

很多刚加入工作的年轻人经常会抱怨的一句话就是,“这件事为什么要我来做?”。要知道,当你的上司交给你一项任务时,肯定是有问题需要解决,这个时候,如果你的思考路径不是“我要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而是“我要不要去做这件事”,甚至是“我凭什么去做这件事”,这样的人是很难有成就的。

 

用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去想事情,需要大家有长远的目光。表面上看,做事先问“为什么”、“凭什么”似乎很公平,但其实这是一种十分短视的想法。

 

再比如说,很多人常常抱怨工作加班,尤其是一些去了四大的同学,常说工作以后就完全没有生活质量了。但是,这只是加班的一个方面,从另一个方面看,为什么会有加班存在呢?一定是因为事情没做完。作为一名职场人士,首先想到的应该是如何缩短工作时间或提高效率尽快把事情做完,而不是浪费时间在抱怨上。当然了,大家出于搞笑的目的,说说玩笑话,也可以理解。只是要知道,真正出色的人很少认真的抱怨。

 

我一直觉得,人的付出和所得是完全成正比的。只是有些事情并非一朝一夕可以看出利弊,更多时候,我们需要用长远的目光看待问题。很多人不具备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根源就在于看问题时的目光短浅。

 

同理,在我们留学行业,很多咨询师经常说,这个客户分数太低,没办法申请什么学校……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困难。我觉得,当你说出这样的话时,你的潜意识和思维方式就限制了你的想象力和解决这件事情的可能性。而如果你换一个思维方式,从解决问题的角度出发,往往就能“脑洞大开”,发现事物的很多可能性。我相信,什么事情都是可以解决的。

 

还有一些人,工作上的事情一多,就觉得对方是不是在“利用”我,或者老板有“压榨”的嫌疑。遇到这种情况,我觉得,如果你的上司人品尚可,你也不是因为难以忍受他个人的某些地方而不想工作,最好的处理方式是先解决好上司交给你的问题,等到问题解决之后再去要求你应该得到的东西,而不是像很多人那样,弄反了顺序,总觉得我要先得到点什么,再决定是不是去做这件事。这样的畏难心理和投机取巧的思维方式是职场中的一个大忌。

 

说了这么多,似乎我一直在要求大家“做一个靠谱的人”,其实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并不是一个人的天性,更多是靠后天培养起来的。我觉得,除了希望员工“靠谱”之外,一个企业本身也要“靠谱”,应该努力帮助大家,培养自己的员工成为具备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的人。

上个周六,我带Trey去参加了一个课外活动,他有一个好朋友也在场。活动结束后,我对Trey说,“我们去跟你的朋友说再见,好不好?”结果Trey拉着我,一口拒绝了,说“不要!”我看他反应那么激烈,有点奇怪,但也没有再勉强。

 

出门后,我把Trey拉到楼道里,和他一起坐在楼梯上,问他,“Trey你怎么啦?为什么不去和同学说再见呢?你们之前关系不是很好嘛。”然后他就开始blah blah跟我说了好几件事儿。

 

一件事是,Trey会背弟子规,但是他那个同学说他不会背,背得不好,说Trey背书没有”达标”。还有一件事是,他们有次在学校踢球,Trey当守门员,但是他同学说他守得不好,就不让Trey守门了。这几件事情弄得Trey很不爽。

 

实际上,我在那次活动中看到,Trey的同学对他非常友善,看到Trey还主动过来抱他,倒是Trey故意走开,显得很冷淡。所以,听完Trey的抱怨,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吧。

 

我对他说,“是不是你误会人家了呢?”Trey听了这话立马说,“没有,没有误会!No misunderstanding!”

 

我只好接着问,“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Trey和我说了说他的想法,倒是这些想法让我听了很担心。

 

他说,首先,他再也不要和这个同学一起踢球了,就算踢球也要在不同的队,然后打败他,让他尝尝失败的滋味。Trey的原话是,“Let him know how I feel”。而且,他知道很多“秘密”,以后再也不和这个同学分享了。

 

听到“秘密“,我比较好奇,就问他都是什么秘密呢,开始Trey还不肯跟我说。听到我说,“那算啦,你的秘密不告诉我就算了。”他又开始跟我说起来…比如,“我知道我们班的同学谁和谁在一辆校车”,“我知道谁喜欢谁”,还有,“我知道谁将来长大后很可能是Gay(同性恋)”。听到最后一个秘密时,我都惊呆了,这是一帮才八九岁的小孩呢。

 

我故作镇定地一边听,一边着急地想,“我该怎么办呢?我该怎么办呢?这件事暴露出Trey的好多问题啊”,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应他。我想到很多年前曾经上过的一门课,叫Effective Parenting(就是教你怎么当父母)。上完这门课,我唯一记住的,也是对我帮助最大的一点就是,要学会承认孩子的情绪。无论你感觉孩子的情绪多么不合理,你都要先表达理解,去承认他的感受。

 

所以当时我就说,“Trey,我理解你,我知道那种感觉。”

 

但这显然是不够的,我从和Trey的对话中看到他还存在很多问题,但是我真地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后来我就带Trey去了一家他平时特别喜欢的印度餐厅。等菜的时候,我拿出手机记下问题,整理了一下我的思路。

 

第一个问题是误解,我相信Trey和他的同学之间肯定有着什么误会。第二个问题是Trey的反应,他要采取敌视的态度来对待同学,这样肯定是不好的。第三个问题就是他所谓的“秘密”,小小年纪就爱聊八卦,也不是什么好习惯。

 

我想了想,觉得这三个问题中,第一个和第三个问题很难去说服他。Trey坚持认为没有误解别人,我也很难插手。而且,在对于他们小小的世界而言,或许他的那些“秘密”真的很重要,我也不能用大人的眼光去评判。只有第二个问题我或许能帮助他去解决。

 

这么想着的时候,饭菜上来了。我打算对Trey重复一遍他所采取的解决办法,而不是让他烦恼的事情。“Trey, 你同学这么做,所以你打算再也不和他踢球了,要踢就把他打败,而且再也不跟他说秘密了,对吗?”

 

Trey点点头。

 

接着,我说,“我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其实很多人遇到这种事都会采取你这样的做法。”我打算让他先好好吃个饭,再次肯定了他的做法。Trey听了我的话,觉得我很支持他,于是就心满意足地吃饭,一下子又变成了那个快乐的小孩。一边吃,一边哼歌。

 

吃完饭后,我对Trey说,“Trey,我决定下周请你同学到我们家来玩,你说好不好?”他一听就炸了,连说了三个“No!”。他的小脑袋里估计在想刚刚我们还是同盟,怎么一下子要请“敌人“来家里了?

 

我没管他的反应,接着说,“Trey,我又想了想你采取的行动,虽然我非常理解,可是你的做法有两个问题。一是,按照你的做法,你就会变成自己不喜欢的那种人。You are becoming someone you don’t like. 二是,你这样做,最后也解决不了问题呀。”

 

这个时候,Trey不说话了。

 

我接着说,“你不喜欢你的同学这样对你,那么你打算用同样的方式去对待你的同学,你不就成为你不喜欢的人了吗?”很简单的逻辑,Trey听了很难反驳我。我又说“很多人遇到问题都会采取你那种做法,但是他们最终都没有真正解决问题。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战争,就是因为大家会这么去想事情,这样做出反应,所以这样不好的事情才会存在。”

 

我看Trey有点听进去了,就问他,“Trey你想知道这件事最好的结果是什么吗?这个结果就是,你喜欢你同学,你同学也喜欢你,大家在一起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按照你刚才的做法,你貌似出了气,可你的同学不开心,你也会更不开心,对么?”

 

Trey不说话,点点头。

 

我问他,“那你想不想知道这件事应该怎么做才能达到最好的结果?”

 

他憋了半天,说了一个字,“想”。

 

“所以要真正解决这个问题,就应该叫你同学一起来玩,你也要继续和他一起踢球,分享秘密。这样你们才会都开心。”我对他说。

 

本来,我以为说了一番大道理,Trey未必会听得进去。但实际上,他一直都在心平气和地听着。

 

最后,我问他,“那我们还要不要请你同学来玩?”他很痛快地点了点头,说“要!”。于是,吃完一顿饭,这个问题就解决了。我也松了口气。

 

之前,我看到一篇文章说,做父母是一个自己历练的过程。现在,我越来越同意这样的观点。随着孩子的成长,他们会遇到越来越多的问题,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回应,甚至要像那天一样偷偷把问题写下来,去总结分析,然后摸索、尝试不同的方法。这个过程需要很多爱和耐心,结果也并不总能如人意,但我觉得,这样的尝试总是值得的。为人父母也是一种学习,当你花的心思越多,历练得越多,结果也会越好。

 

最后,通过这个故事,我还想跟大家说明一件事。很多家长知道我是做留学的,问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我应该什么时候把孩子送出国?我一般都会说,这个要因孩子而异,没有标准答案。但就我自己的亲身经历看, 我觉得,像那天的事情发生后,如果你不在孩子身边,很多问题是无法及时发现、及时解决的。而帮助孩子解决问题也不太可能由老师来做,更不可能是同伴,只有父母才有可能做好。早早地把孩子送出国,有利也有弊,其中一个很大的弊端就是会丧失许多跟孩子一起成长的机会。这一点,值得大家好好思考一下。

今天,我想跟大家谈一谈关于diversity,即 “多样性”的话题。

 

很多刚到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常常感慨美国社会的多样性,觉得美国是一个非常重视差异和多样性的国家。确实,很多美国大学在招生的时候,都会以丰富的多样性来介绍自己,说“我们的学生”来自多少个的国家,说多少种不同的语言,有几种不同的肤色,信奉几种宗教,男女比例如何等等。

 

在国外找工作,一些特殊群体和少数族裔,如西班牙裔、非洲裔等甚至会因为公司有意平衡多样性而有不同程度的竞争优势。例如,有的企业就有Woman Initiative (女性计划),专门来关注公司的性别平等问题。

 

 但是,对于中国而言,“多样性”却并不是一个很受重视的词。尽管我们从小就知道,我们有着56个民族,但日常生活中,却并不会明显感到社会的多元。而且,我们似乎也并不理解,为什么美国人这么重视多样性,以至于到了让人感觉流于形式和不够灵活的地步。

 

中国人和外国人在对待“多样性”的态度上有着本质不同,有一件事便是最好的例子。几个月前,我们请来耶鲁大学商学院的招生官在北大和人大做活动。这个招生官来中国宣传耶鲁的一个MBA项目,叫Silver Scholar,专门招收没有工作的应届毕业生。这个项目在中国招的人非常少,去年只有五位,且都是国内的名校学生。

 

很多同学在了解这个项目的过程中都会从各种渠道获得很多关于项目的信息。有一种广为流传的说法是耶鲁非常看重学生的个人背景,如果不是清华北大复旦交大这样的名校出身,几乎就很难被耶鲁选中。很多非名校毕业的学生听了这个观点就开始灰心丧气起来。

 

直到后来,我们和招生官吃饭的时候谈到这个问题。我说,耶鲁是不是都只录取中国的名校毕业生呢?这位耶鲁招生官马上就否认了,而且当她听到这种“传说”中的观点时,还显得十分不自在。她说,“我们欢迎不同背景的人来耶鲁,如果我们只录取中国几所名校大学的学生,那说明耶鲁的生源不够多样化,宣传没有做好”。这个月底,这位招生官再次来中国,我们建议这次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做项目宣传,虽然这所学校不在很多传统的中国大学排行榜上名列前茅,但是我们认为外经贸的学生在学以致用和个性化上表现非常出色。这位耶鲁招生官也欣然接受了我们的建议。

 

前一阵子,我还参加了一个国内的海外校友会。很多名校毕业生聚在一起,似乎特别不愿意非名校的人混进来,好像会稀释了他们的“精英氛围”一样。而且,一旦他们发现不是名校毕业的人,对待他的态度立马就会发生大转变。

 

这两个小小的事例,就反映出中国人的“阶层”观念和美国人的“平等”观念的差异。中国人喜欢封闭的小圈子,喜欢把资源控制在自己的圈子里,以彰显自己的身份地位。而美国人就很少“摆架子”,比如那位耶鲁招生官,和之前我们请来的哈佛肯尼迪学院的招生官,他们都是名校毕业,也代表着世界最顶级的学府,但和学生交流时,很随和亲民,完全没有给人高高在上的感觉,甚至,他们都非常反对那种所谓的精英式思维。我想,这就是中美两国文化是否重视“多样性”的差异所在吧。

 

前两天,我看到一篇文章说,中国的官二代富二代比贫穷人家的孩子更有素质和能力,因为他们从小就有更多机会,也接受了更好的教育。我并不能完全否认这样的观点,因为在中国,确实是有很大的“不平等”存在,财富和知识就像滚雪球,如果一个人本身出身名门,就更容易成功。

 

但是,和中国相比,我觉得美国的成功之处更在于它充分重视社会的“多样性”,能给不同背景的人以平等机会。不论你的背景如何,大家都有一种信念,那就是“每个人都能成功”。这种信念自上而下,渗透在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构成了美国这个国家长久以来繁荣富强的基础。

 

所以我觉得,不论对国家还是个人,尊重差异和重视“多样性”都是一种很重要的品质。希望每个去海外留学的同学,都能够真正接触到多元文化,在美国的留学生,也能够在重视“多样性”的文化氛围下,变得更加包容开放,富有平等和进取意识。

最近发生了一些事,让我想和大家讨论一下“单纯”这件事。

 

前几天,我接触了两个学生家长,他们的孩子都参加了拓达的纽约实习项目 。

 

起先,我和一个女生的家长聊天,这个女生在纽约似乎遇到了一点困难,有个棘手的问题需要解决。我和她妈妈在讨论怎么处理这个问题时,常常听到她妈妈说,“我的女儿很单纯”。

 

后来,我又和一个男生的妈妈在微信上闲聊。我们看了这个男生从纽约发来的照片,妈妈很自豪地说这是他第一次穿正装,我也赞美了一句“看起来很成熟稳重啊!”。这位妈妈回复说:“他比较单纯。”

 

两次听到“单纯”,我不禁纳闷,看来,不论男生还是女生,他们的父母都喜欢用“单纯”这个词来形容他们,尽管他们的孩子都已经是二十出头的大学生了。

 

其实我发现,大部分中国家长都喜欢用“单纯”来夸自己的孩子,我们常常听到“单纯快乐”、“天真单纯”这样的词汇,总之都是褒义词。

 

这让我联想到我小时候,印象中,我妈经常拉着我的手跟别人说,“我这个女儿很单纯。”言辞中自然是透露着一种夸赞。

 

可是,我并不以为然。甚至当我二十多岁后再听到她这样的夸赞,会觉得有点难过,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因为我觉得这是她自己的一厢情愿。

 

什么是单纯呢?

 

在我父母那一辈的眼中,单纯可能会被理解为 “感情经历简单”。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的感情经历和我爸妈那个年代的人相比,可以说是丰富太多了。可是,这也不能说明我不单纯吧。

 

现在,单纯可能更多指的是“没有心机”,不会去害别人。可是我觉得,我们这个年代,真正去“为害”的人也并不多吧。

 

况且,什么是没有心机呢?有心机的人似乎都想的很多,那么善于思考的人叫有心机吗?还是说,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就叫单纯,也就是人们口中的“傻傻的”。可是“傻”这个词,除了是一个能表达爱意的亲切用语,其他的时候也并不是一种赞美吧。

 

既然想不到中文解释,我开始想,英文里如何形容一个人很单纯呢?

 

我首先想到“pure”,纯净、纯洁。但人不是纯净水,“pure”这个词很少用来形容人。

 

还有一个词,“naïve”。可这个词的意思是“幼稚”,在英文里也并不是一个褒义词。

 

或许,“单纯”本来就是在特定的中文环境下产生的吧。是家长们看待孩子的一种态度,是社会对“世故”、“虚伪”、“狡诈”等等不美好表示对抗的一个词汇。但是,美好的单纯,是否在被赞扬的同时也在被误解?它被不知不觉地划到了“成熟”、“博学”、“善思”的对立面。

 

于是,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用单纯为自己开脱,掩盖自己的不独立。

 

话说回来,我第三次听到“单纯”这个词,是前两天在一个企业CEO的私密分享会上。组织者是一位世界五百强企业的高管,她目前着力于开展儿童素质教育。活动中,这位高管说,“我们这些家庭条件比较好的孩子,都特别单纯”。

 

听到这个说法,我还挺气愤的。家境殷实的人,可以不用为“钱”烦恼,没有那种“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的压力,或许可以无忧无虑地成长。但是,家庭经济条件不好的孩子,更容易懂得父母的辛苦,而更刻苦努力。这样的孩子就不够单纯吗?用家庭条件去评判一个人单不单纯,在我看来,是挺不公平的一件事。

 

人们说,小孩子是最单纯的,是不是意味着一个人保持幼稚,远离成熟,不会独立思考就是好的。如果是这样,那么我宁愿我的孩子不是一个单纯的人。

 

记得当第一位家长跟我聊起她女儿在纽约难以解决困难时,她反复用“单纯”来形容自己的女儿。我打断她说,“这件事情,与单纯无关,而是关系到孩子能不能独立思考、理性判断和做出合理的选择。”我很严肃地和她指出这个问题,也希望我们大家都不要靠“单纯”来庇护自己。

 

孩童时代的无忧无虑总会过去,人总要学会自己思考、判断和独立生活。单纯可以作为一种心态保持下去,但是,我更希望我们的孩子长大后会是一个有能力独当一面的成熟的人,而不是一个“单纯”的人。

昨天,拓达送走了第一批去纽约实习的同学。这些同学从来都没有去过美国,有的甚至没有出过国,这让我想到一个美剧——Fresh off the boat, 意思是“初来乍到”,想到这,我不觉对这几个同学心生佩服。

 

说起来,我们这一代的留学生,在国外进入职场前,都会有一个缓冲期,比如先在学校待几年。而我们这次送出国的同学却是直接进入美国职场,不光要面临专业技能上的考验,还有语言、环境和文化的挑战。他们要同时适应从中国到美国的环境变化,还有从学生身份转换为职场新人的心理变化,真是勇气可嘉。

 

借此机会,我想和这些同学聊一聊,到美国实习该注意的事项。这些都是我的亲身经历,也有很多是我走过的弯路,总结出来,希望对他们有所帮助。

 

在美国实习、工作,首先要注意的是穿着。美国公司一般都有自己的 dress code,即着装要求。大家可以事先问问自己要去的公司是怎样要求的。通常来说,除了像银行这样特别正式的工作场合需要西装革履,大多数情况下只要穿 business casual 就好了。

 

关于着装,还有一点需要格外注意的是,在美国,衣服需要每天换。很多第一次到美国的同学可能不太了解,美国人对 personal hygiene, 即所谓的“个人卫生”十分讲究。即使只有两套衣服,他们也要间隔起来穿,保证每天不重样。

 

除了着装,美国人还有一个习惯,就是早晨洗澡,并且一定会吹头发。很多男生在国内都没有吹头发的习惯,但是到了美国,这个步骤一定不要省略,吹和不吹,别人也是看得出来的。

 

在美国,还有一些基本的上班文化,比如说守时。大家经常说美国人比较守时,以我的经验看,确实是这样。美国人认为迟到是不尊重别人的表现,职场迟到也违反了公司规定。所以,提醒大家,出门前一定要算好交通时间,让自己保证守时,尤其在纽约这样一个地铁经常有故障的地方。

 

工作中,还有一个很实际的问题,就是午餐怎么办。在国外,大家一般都喜欢在外面解决午饭问题,出去走走也是一种放松。这个时候,大家千万不要想着省钱而拒绝和别人一起吃午餐,因为午餐时间正是与同事交流的好机会。还有一些中国人,吃不惯美式三明治,喜欢自己带饭,但是微波炉加热后,饭菜的味道弄得到处都是,这也很不好。总之,我建议大家,尽量和同事们一起吃午餐。

 

说到与同事一起吃午饭交流,很多人可能觉得和美国人没什么共同话题,因此也不愿意多参加社交活动。要知道,在美国,我们毕竟是在别人的国家,出了国,就一定要走出自己的 comfort zone(舒适圈),主动加深对别国文化的了解,努力融入。因此,我也建议大家提前做好功课,准备一些美国人爱聊的话题。一个小提醒是,在美国,不论男女,都有很多人爱聊美式足球。大家可以提前了解一些美式足球的知识,至少做到别人说足球的时候你可以听得懂。

 

还有一个融入当地文化的好办法就是看新闻,尤其是本地新闻,这也是美国人爱聊的话题之一。在这里,要给学商科的同学们推荐 Wall Street Journal(《华尔街日报》)。如果你能够每天坚持读,一定会在商科知识上大有长进,并且在工作中能比一般不读《华尔街日报》的同事更有见解。

 

此外,还有下班以后的文化,很多美国人下班后都会去健身和参加活动,也有很多人会在早晨健身。总之,他们的健身房很早就开门了,大家也不妨多往健身房跑跑,感受一下美国的健身文化。社交活动的信息也有很多来源,比如 Toastmaster(国际演讲会),就是一个很棒的公益组织,经常会组织有意思的活动,还有一个网站叫 Meetup,相当于豆瓣同城,在里面,你可以发现各式各样的活动。

 

最后,补充几个小点吧。

 

一是提问。希望大家在工作中不要害怕问问题,觉得这是对别人的打扰,或者感觉别人会觉得我这个人很笨。其实美国人非常欢迎别人提问,当有人问问题时,他们都很愿意作答。作为实习生,更应该大大方方地去问自己不懂的地方。但是呢,也不要走向另一个极端,频繁地问一个人,而是最好把问题集中到一起,在别人不忙的时候去问,这样既是尊重别人的时间,也比较有效率。

 

工作中,还有一个习惯很重要,就是 ask for feedback。大家可以在实习中期和结束的时候分别和主管交流一下,询问他们的想法和建议。尤其在中期的时候,上级给的反馈可以帮助你们在下半段的实习中有更出色的表现。

 

最后一个问题,就是语言习惯。都说美国人很直接,但其实美国人也有许多委婉表达,这个时候,如果你把中文意思直接翻译成英文,就会显得很不礼貌。比如说,在餐厅吃饭,中国人会说“服务员,给我拿个勺儿。”这很正常。但在美国,如果你说“Give me a spoon” 就一种很粗鲁的表达。正常的说法是,“Can I have a spoon?” 这就是美国人的语言习惯,很多事,明明是祈使句,却要用疑问句来表达,就是为了更有礼貌。我知道,大家都不是无礼之人,只是在语言习惯上或许会拿捏不准,希望大家多留意身边人如何表达自己的意思,也多多积累这方面的表达。

 

总之,这些都是很小的建议。很多时候,我们会说:If I knew what I know now (早知道就好了) , 这些小建议就是希望大家能避免这样的弯路,当然,更多挑战还需要大家自己去应对。希望大家在国外工作顺利,生活愉快!

这两天,有一件激动人心的事,那就是美国的Powerball强力彩票奖金额一下飙升到了15亿,惹得美国人民一片欢腾。借此机会,今天这篇文章,我也来说说我和彩票的故事吧。

我第一次接触彩票是1995年,我刚出国的那一年。那时候中国还没有彩票,但是这东西在美国已经很普及了,基本上每个加油站和便利店都有彩票售点,也有很多人去买。

我之前的男友是一个在美国长大的台湾人,他就有买彩票的习惯。而我当时就不满意他这一点,可能我从小接受的家庭教育都在强调不能投机取巧,我总觉得买彩票是一种想要不劳而获的行为。总之最初,我对彩票是很排斥的。

后来,自己上班以后,经常看见同事“组团”买彩票,有时也会凑凑热闹,算是件好玩的事儿吧。当然,我还像以前那样,从来没幻想过中奖会怎么样,心里同样觉得这是件无聊的事。

有了孩子之后,我甚至跟Peyton和Trey说,我希望你们长大后也不要有这种不劳而获的想法。

这几天,美国的强力球彩票奖池很大,全奖金额上周六从9亿美元一下跳到了13亿,周二又飙升到了15亿,疯狂的美国人民似乎全民都在买彩票。

我婆婆Roz兴冲冲地打来电话说,“我帮你们买个彩票吧?”就听到AJ问她,“如果中奖了你会怎么样啊?” Roz很激动地说,“I will buy you guys out!”(我要把你们买出来。)

我和AJ一时没有领会,“什么叫把我们买出来?”

他妈妈解释道,中奖以后,我就立刻让你们俩回到美国,回到我身边,也不要工作了,Peyton和Trey回美国上学,让他们上哪个哪个学校……

听到Roz这么激动地描述中奖后的日子,我第一反应是,“我婆婆好可爱啊”!而且,听她这么说的时候,我心里还有一些感动。这么多年在外,我们从来没听过她说这样的话,总是我们愿意在哪里就在哪里,永远支持我们的选择。原来老人的内心深处,其实是希望我们在她身边。

第一次感到,原来幻想中彩也是在表达自己真实愿望,而且是那么直接那么纯粹。

后来,AJ又问我,如果你中奖了,你会怎么样呢?我说,我当然不会放弃工作。但是,又想了想,如果我真中奖的话,我想做个NGO,让公司变成公益组织,给出国的同学提供免费的咨询!我在留学行业这么多年了,一直想集中精力把这些年的经验积累总结出来,教给更多的人。

这个想法说出来的时候,我自己也感到很惊讶。以前,这只是我心底里的一个愿望,就像天方夜谭一样,知道它是不可能实现的。但是因为对彩票的幻想,我第一次说出了这个想法。

我还开玩笑地说,我们留学行业不是一直在喊互联网思维,各种转型吗,我想,如果能把留学咨询变成一项公益,那才是一个真正的颠覆呢!

总之,想归想,这次美国强力球的开奖,倒是让我对彩票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我发现,彩票并不只是“不劳而获”“投机取巧”的代名词,也可以是“爱”的代名词。买彩票也可以是人们表达爱、表达愿望和梦想的一个方式。

虽然,我们都知道,中奖的几率只有几亿分之一,甚至可以理解根本就不可能,但或许大家享受的就是开奖前的幻想。在幻想时,你可以勇敢去想自己内心真正想做的事。很多时候,在对彩票的幻想下表达的想法和情感,往往反而是真实的。

一次彩票开奖,改变了我这么多年对彩票顽固的偏见,对我来说,这也算是颇有收获地“中彩”了吧。

Trey人生中第一次钓到一条大鱼,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也算是体验了一把“中奖”的感觉。

上个月,我去参加了我姐的自创品牌Kate Zhou Handbags 的活动,他们请来了纽约独立设计师Lucy Wallace(Lucy和她的合伙人Monica Zwirner 创立了时尚品牌MZ Wallace,在美国小有名气)。

那一天的活动安排紧凑,Lucy上午和粉丝见面,下午和媒体见面,我去做她的翻译,所以很幸运地一整天都跟Lucy在一起。一天下来,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她对所有人都十分真诚。无论是跟普通粉丝聊天还是和大牌媒体接触,Lucy都在真实地表达自己,没有任何区别对待。

这和我前一阵子的另一段经历形成了鲜明对比。

前几天,我参加了一个中国很大的民营企业的CEO讲座活动,在讲座中,这位CEO口若悬河,侃侃而谈。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很有决策能力和领导风范,也富有个人魅力。讲座结束后,许多人就围了上去,我出于对主讲人的崇拜也凑上去站在旁边。可是,接下来,他与观众在台下的对话却叫人大失所望。

在与众人的交谈中,这位CEO充满了不耐烦,仿佛随时都想要离开,而且都不会正眼去看提问的人,一种不可一世的感觉。于是,这个人的形象在我心中顿时大打折扣。

我觉得,真正成功和强大的人,应该是表里如一,不分台上台下的。

大家都知道,台上的很多行为其实是作秀,一个人更真实的形象是在台下的样子。当我看到那个人走下台后,跟众人说话的情形,我就再也没有什么欲望去和他交谈了。

这也让我想到去年在武汉有一段同样的经历。

去年,我作为嘉宾参加一场企业活动。同为嘉宾的还有一个世界五百强企业的中国区负责人。活动前,我见到这个负责人,就上前打了声招呼。没想到,他似乎根本不想理我,说起话来也很敷衍。我纳闷,这样有身份的人,怎么连最起码的礼貌和尊重都不懂呢。

可是,到了台上,他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彬彬有礼,滔滔不绝,跟我也有很好的互动。我想,是不是他比较腼腆,对于刚见面的陌生人都不太说话呢。于是活动结束后,我又试图和他交谈。可是他又变回了之前的样子,十分冷淡。他周围的下属也对他毕恭毕敬的,仿佛捧着一个大人物。我心想,“这人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一个人,不管表面多光鲜,履历多了不起,如果台上台下的反差这么大,对人连基本的尊重都没有,我觉得,还不如很多普通的、真诚的人。奇怪的是,这样的现象仿佛在国内很多。

一个出色的人,会懂得平等对待所有人,因为真正的成功不需要靠摆架子和耍大牌来装饰。优秀的体现,不光在台上,更在台下。

前一阵子,拓达做了一个调查,走访了许多企业的人力资源总监,询问他们对海归的印象。在我们的采访题目里有这样一个问题:你觉得海归在中国职场上都有哪些优势,又有哪些劣势?

受采访的企业里,有世界前五百强,也有知名的民企,结果大家普遍表示,海归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优势,跟国内的毕业生相比,反而是毛病很多,譬如“不接地气”,“心浮气躁”,“期望值太高”,“离职率很高”等等。

走了一圈,我甚至觉得,现在海归的处境哪里还谈得上有什么优势,简直就是别人不歧视你就不错了。这个结果太让人惊讶了!也不得不让我静下来想,留学生到底有什么优势呢?

前两天,我跟美国一所学校的职业发展中心主管聊这个话题,她是个中国人,工作就是帮助中国学生就业,我认为她在这个问题上应该很有发言权。于是,我问她,你觉得留学生到底会有什么优势呢?

她说,首先,当然是语言了。长时间在国外的人,语言总体上会更好一点。不可否认,在英语国家生活过,大部分人的语言尤其是口语总归是有长进的。

这位主管还提到一个优势,就是Cultural awareness,可以理解成跨文化交流能力。在国外生活过的人,更了解西方人的生活习惯和文化风俗。

比如,如果你在国外待过,你就会知道和外国人一起吃饭的时候,不用给他们夹菜,也不要总是说“You should…”。我有一个朋友,写过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大意是,中国人喜欢用“You should…”(“你应该”怎么怎么样,这样的句式)。

那篇文章就举例说,一个外国老板来中国,中国同事带着他去餐厅,点了一道老鳖汤,然后不停地说, “You should eat this.” 或者“You should drink this.” (你应该吃这个喝那个)。

实际上,和外国人一起吃饭,这样的对话会让对方很不舒服。而有过海外留学经历的人,可能更了解西方的社交礼仪,在跨文化交流上做得更好。

说完这两点,我们俩个都觉得虽然这些是显而易见的优势,但是同时也都不够convincing (具有说服力)。这位主管顿了顿,接着说,“其实,我觉得他们真正的优势是,这些留学生在国外是受过很多苦的。”

她在职业发展办公室,帮助很多同学找工作,也看到了很多留学生屡屡碰壁的经历。许多人一次一次被拒绝,自信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但是,也正是这样的经历让大家不断成长,最终在挫败中变得成熟和自信。

不得不说,对于这一点,我也深有感触。

我是做留学的,接触到很多出国读硕士的同学。很多国外硕士项目只有一年的时间,所以我往往感觉,这个同学好像刚走就回来了。而且,每次看到出国回来的同学,我都会觉得他们身上有了一些改变,不是胖了或瘦了,而是精神气质不一样了。更具体一点说,我觉得他们都变得更加自信了。

我觉得,这种自信正是留学生的优势。

有些人的自信建立在一帆风顺的发展道路上,但很多留学生的自信背后都是辛酸的经历。他们的自信心受过很多打击,经历过很多up and down, 然后自我发现,自我修补和提升,最后才有了可以把握自我的信心。我觉得后者的这种自信才更加可贵。

说到这个话题,我也想到了自己早年的留学生活。在很多人的想象中,留学就是精彩和自由人生的开始,但是只有留学生自己才知道这其中的痛苦和艰辛,这种痛苦不光是求职方面的,而是来自生活的方方面面,是只有身在国外的人才能体会的。

拿我自己的一些经历举例吧。

我记得刚出国的时候,一下子从国内热闹的环境到美国宾州一个安静的小镇生活,原来周围总是有很多朋友,来到美国发现其实没有人会关注你,反差很大,非常不适应。有一个周五的晚上,我一个人在家,情绪低落,孤独无比,当时就突发奇想,对自己说:我一定要去费城找我姐姐。

那个时候,我刚学会开车,没怎么开过高速,那个年代也没有GPS,只能在大晚上拿着地图对照着看。从我住的地方到费城要两个多小时,在高速公路上,天突然开始下雨,而且越下越大,车窗上凝结了很多水汽,我一下子什么都看不清了,慌乱之中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情况。

只记得当时我只有一个想法:啊,这下真是死定了。最后,我勉勉强强开到了费城,再回想起这段经历还是很惊心动魄。我知道,那天晚上我因为心情很糟糕,也很孤独,所以才会执意冒险开车去费城。也是从那晚之后,开车的胆子大了,哪儿都敢开车去。

还有,我刚到德克萨斯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的时候,第一次去参加四大的information session,紧张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也很难为情。结果一无所获地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看着一大堆没有完成的作业,想到就算做一整夜也做不完,绝望到大哭,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放弃加州的工作回到学校受苦。

毕业以后,我搬到休斯顿去工作。从没想过自己能开卡车的我,一个人开着U-Haul 从奥斯汀把家搬到休斯顿。再后来,生完Peyton四个月就把他送到了daycare, 还特地找了一家专门服务医生和护士的24小时营业的daycare, 一边从事四大繁忙的工作,一边一个人接送照顾孩子(AJ因为从事管理咨询工作,常年出差,所以平时不在家)。

这样的生活方式对国内的人来讲是无法想象的。我出国前在家也算是被娇生惯养,从来没做过家务活,所以我从来不会把自己跟“女强人”联系起来。但在这些年国外的生活下来,我最大的感受是人的潜力是无限的,自己真的仿佛变得“刀枪不入”,任何事情都可以自己做,任何苦都不怕。

所以,如果真要我说出国的人有什么优势,我觉得这些只有在国外才会体会到的苦其实就是一种优势。这些痛苦的经历让你最伤心,也给你最大的帮助,因为经历了种种艰辛之后,你就会开始蜕变,对自己有新的认知,最后变得更强大更自信。在我看来,这样的自信是最宝贵的,也是留学生们最大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