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oices-1312905-640x480
    刚上大三的你如何选择研究生专业

    前段时间,拓达为两位背景十分相似的男生进行了留学咨询。他们都是上海某211大学的学生,即将升大三。两人也彼此认识,是相互介绍来到拓达的。他们一个来自贵州、一个来自武汉,高中时候都是理科生,读的都是当地最好的高中。他们俩同时计划大三去国外交流,一个去德国,一个去西班牙。除此之外,他们都算是现在大家口中的“文艺青年”。一个喜欢英美文学、李安、电影,在豆瓣上写了很多影评,很文艺范。另一个呢,喜欢唱歌、画画、新闻……


    就是这样的两位同学,他们都希望申请到国外去读金融工程专业,并且希望留在美国就业。


    这两位同学的背景如此相似,专业意愿也很一致。但是,经过我们的咨询和分析,最后给两个人的建议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也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们是如何考虑了种种因素,得到两个不同的结论。


    这两位同学,我们暂且称为A同学和B同学吧。刚开始,我们建议A同学主要申请金融专业(Finance),B同学主申金融工程(FinancialEngineering)。同时,两个人都可以准备一个商业分析(BusinessAnalytics)的申请为辅助。金融工程本身就和商业分析很相关,从职业发展来看,两个专业的同学毕业后做的工作也有很多重合,所以可以结合起来一起申请。同时,商业分析和金融专业都开设在商学院下面,作为一个新兴的专业,商业分析在金融领域也有很重要的应用,也是可以一并申请的。


    我们可以先看看两位同学的专业背景。A同学是学财政的,B同学学的是金融。大家知道,财政专业比较偏会计,金融则涉及更多数学。金融工程专业对学生的数学能力、统计能力和计算机技能要求更高。所以,从本科的专业背景上考虑,B同学更加适合申请金融工程。


    再看数学方面的能力。A同学由于是财政专业的背景,他们学的数C是比较简单的数学内容。而B同学在金融学院,由于他们这一届的系主任突发奇想,开始在他们的课程设置中加入了数学分析,数学分析算是比较难的数学了,所以可以看出,B同学的数学能力还是稍微强一点的。此外,我们在做咨询的时候,有时候也会关注客户在高中时的情况。我们问了B同学,想知道他高中时候哪门课学得最好。他说自己数学是最好的,还拿过全国数学竞赛三等奖。所以从数学能力的背景上考虑,我们也更推荐B同学申请金融工程专业。


    其次,我们再看看两位同学的课外活动经历。A同学没有太多和金融工程相关的经历,而B同学则计划参加一个数学建模竞赛。要知道,对于申请金融工程的学生来说,数学建模算是一个标配。一般来说,如果你参加过全国或北美的建模比赛,这说明你对金融工程的专业方向是很感兴趣的。


    接下来,我们考虑了两位同学的性格因素。A同学颜值很高,性格也偏外向,人际沟通能力很强。他现在在一家券商实习,虽然是实习生,但是已经能够独立出差,一个人去客户那里做项目了。我相信,这和他的性格能力也是相关的。总体来说,他的性格比较偏前台,我可以想象他将来一定能在金融领域发展得很好。


    而B同学呢,比较严肃,性格也偏内向。通常我们和同学开咨询会的时候,都会尽量让对方打开话匣子,敞开心扉去沟通。但是跟B同学交流的时候,我们发现很难调动起他的情绪。虽然他一直说未来很想在美国找工作,但是在美国找工作是很强调people skill的,就是与人打交道的能力,如果过于严肃,会让人感觉你很死板,这是不利于找工作的。我能想象,如果B同学要找一份非量化分析的工作,一定很困难,而相对来说,跟数字打交道的工作就很适合他。他十分有技术范,看上去更能适应后台的工作。这些都是我们依靠经验和感觉做出的判断,虽然不一定准确,但也是我们综合考虑的因素之一。


    接下来,我们还考虑了一下两位同学的申请动机。通过咨询,我们发现A同学之所以特别想申请金融工程,是因为受到了他高中同学的影响。他高中上的是贵州最好的学校,班上有几十个清华北大,以至于他到了大学之后有些看不上周围的人。这种情况也很普遍,在北京很多人大附中、北大附中、四中毕业的学生到了一般的大学,往往会有落差,觉得跟身边的大学同学没那么亲近,反而更喜欢跟以前的高中同学交流。这位A同学也一样,我问他身边有没有申请金融工程的同学,他举的例子就是他的高中同学,他说“我有一位同学在北大的光华学院,辅修数学,成绩特别好,那个同学就想申请金融工程……”。可以想见,这位同学的申请意愿其实是受到了别人的影响,而没有更多考虑自身的实际情况。


    对于B同学来说,他选择金融工程专业是因为有很多学长学姐作为先例。他所在的金融学院,本身就有金融工程专业,而他身边也有正在学金融工程的同学,所以对这个专业有更切合实际的了解。


    我们考虑的最后一个因素,也是留学申请中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申请思路。通过以上的分析,虽然B同学和A同学相比更适合金融工程专业,但是一开始,我们仍然不太建议他去选择这个专业。因为他的申请条件和真正学数学、统计学的同学相比,还是有差距的。直到他说了自己的实习情况,我们才找到了他真正的竞争优势所在——就是他的申请思路。


    B同学刚刚入职了一家公司。当我们问起他在那里的实习情况时,他说自己刚去两三天,也不知道自己会做些什么事。不过,他提到了一点,说这家公司的目标是“成为未来中国的彭博社”。这就很有亮点了。


    彭博社有很多的业务模块,其中最知名的彭博商业周刊是一家财经类媒体。此外,彭博社作为资讯终端产品的提供商,也有非常强大的研究团队,他们是金融工程专业的一大雇主。在美国的求职网站上,你可以发现,彭博社对金融工程的学生需求很大。哥伦比亚大学也曾请过彭博社的量化研究主管去给他们的金融工程学生开讲座。总之,彭博社本身就是一家和金融工程专业有着很强联系的公司。之前B同学说自己很感兴趣新闻,还辅修了新闻专业。虽然看上去这个喜好对于申请金融工程没有任何帮助,但联想到“彭博社”这个概念,以B同学的背景就能讲出一个别开生面的故事了。


    既然这家公司立志成为中国的彭博社,那么它势必也会参照彭博社的发展,对金融工程专业有需求。所以,我们建议B同学在实习过程中详细去了解这家公司为什么想要成为彭博社,它的自身发展优势在哪里,和彭博社相比什么地方做得好,什么地方做得不足……这样的研究如果准备充分,在将来的面试中是很有说服力的。很巧的是,B同学曾经参观过学校组织的彭博社上海分部的参观活动,我们也建议他联系老师,看能否有机会去彭博社上海分部实习,同时他还可以通过LinkedIn去更好地了解彭博社,以及是否有学长学姐在那里工作。


    我们建议他利用在西班牙交换的时间,也去拜访一下彭博社在当地的分部。这样,他有关彭博社和金融工程的经历就会非常丰富。


    对于A同学来说,虽然他个人想要申请金融工程专业,但是综合考虑以后,我们觉得他更适合申请金融专业。目前,A同学在一家投资的乙方公司实习,接下来,我们建议他去一家甲方公司实习,同时找一个自己感兴趣的行业,譬如互联网行业。尽早培养自己对某一个行业的兴趣和了解,将更有利于理顺他的申请思路。


    在A同学的专业选择上,还有一个小插曲。当我们和A同学的咨询会快要结束的时候,我的同事Allen突然说,“贵阳现在是中国的大数据中心呢!”。这个时候我们才注意到,A同学的家乡与大数据之间的联系。目前,贵阳拥有首个国家级的数据中心,还有全球第一家大数据交易所。如果A同学申请商业分析专业的话,这将是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


    此外,A同学计划去德国进行交换学习。德国的工业非常强大,在大数据方面也有很广阔的应用前景。如果他在德国交换期间去做一些相关的研究,甚至通过贵阳政府,做一些政府层面的联系工作,那将会对他的申请文书帮助很大。


    本来我们打算让A同学主申金融,辅申商业分析。但是听下来,似乎他申请商业分析的成功率反而更大,所以我们也及时调整了他的申请策略。


    总之,留学申请选择什么专业要考虑很多很多因素。除了学生的专业背景、能力、性格、经历,有时候还要结合他对学校排名的要求。可以看到,我们的咨询建议也是根据每个人不同的情况来量身定制的。最后,希望通过这两位同学的例子能让大家在选择留学专业上获得更多思考依据。


  • 说说“激情”这件事
    说说“激情”这件事

    今天这篇文章,我想和大家聊一聊有关passion(激情)这个话题。


    前一阵子,我给一位学生做面试辅导。他说,之前他参加了一场面试,面试官看到他简历中写着:“I am passionate about finance” (我对金融有激情),就问他,“你为什么对金融有激情呢,有什么例子可以证明你的激情吗?”


    听到这个问题,这位同学就愣住了。他觉得很难向别人解释自己的“激情”。


    巧的是,我的另外一个客户,是学工业工程的,但是特别喜欢咖啡,也自称“passionate about coffee”。她每到一个地方,都要先找这个地方的星巴克,然后去当地的咖啡店坐一坐。她很喜欢咖啡所代表的文化,也在考虑自己要不要找一份和咖啡相关的工作。


    我觉得很有意思,这两位同学都提到了“激情”这个词。他们都有自己热爱的领域,并且希望让这份热爱与职业联系起来。


    和那位咖啡女孩聊天的时候,我想到了自己。我年轻的时候也曾对很多事充满激情。


    我记得自己人生中第一次熬夜,就是为了学吉他。那个时候,我刚学会吉他,有一次,一个同学给了我一个歌本,里面有很多特别好的曲子。而那个年代复印机还不普遍,一切只能靠手抄,所以我就花了一夜的时间把那个歌本抄下来了。虽然很累,但是心里异常开心,因为我觉得,这就是我所热爱的事啊。


    我想,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感受,对某一件事特别喜爱,并且认为这就是我们的激情所在。


    很多年过去了,当我再回头看当年我对吉他的热情时,发现里面更多有一种“冲动”的成分。而我现在接触到的很多学生,也有类似的一时冲动。


    比如说,我认识一位同学。她从小就喜欢旅游,和家人入住了很多五星级酒店,特别喜欢酒店业。于是,她就选择了酒店管理专业。但真正学习了这个专业后,她发现酒店工作和住酒店完全是两码事。从事酒店工作,需要从餐厅的服务员或者前台做起,要处理很多棘手的事情,遇到的往往是客户的抱怨而不是赞美。再加上,酒店的工作性质决定了别人度假休息的时候,就是你最忙的时候。平时也要三班倒,经常上夜班,生物钟也很难保持一致。总之,这一切并不如她之前想象的那样,在一个高端的地方,衣着光鲜地工作那么简单。渐渐地,她对酒店也没那么有热情了。事实上,很多学酒店管理的人,确实学完了之后都会考虑转行。


    还有一个常常让人发生转变的就是fashion(时尚行业)。对于女生来说,时尚似乎是一个梦寐以求的工作。很多人因为喜欢穿衣打扮就去学时尚管理、时尚设计等。但工作之后,发现理想和现实差距甚大。


    我曾经问过我的姐姐,时尚行业最需要什么样的素质?我姐是凯特周精品的创始人,也是一位拥有近千百万阅读量的时尚博主,也算是时尚圈里的资深人士了。她对我说,“一个人要能在时尚业做下来,首先就要能耐得住寂寞”。这句话让我印象深刻,也深受震撼。时尚给人的感觉就是天天接触好看的人,好看的的东西,怎么会寂寞呢。但我相信,我姐姐作为一个行内人,她的话自然有其道理。


    还有,之前微信上曾经疯传“每个人都有一个开咖啡馆的梦想”。开咖啡馆这事同样和你去喝咖啡截然不同。品尝咖啡可以很悠闲,但是开一家咖啡店可就没那么自在了。


    这几个例子都是想说明,有时候,我们自认为的“激情”其实并不能经得起真正的推敲。尤其是,当你把一件有激情的事当做职业去对待时,遇到的可能更多是落差。


    那么,回到最初的问题,到底什么是passion呢?如果一个人问你,你要怎么去证明自己的激情呢?


    我仔细想了想这个问题。我觉得,要想说明自己热爱一件事,可能光说自己对这件事多么“喜爱”是不够的。


    拿我自己举例吧。我正在从事教育领域的创业,十几年坚持下来,可以说我对创业和教育事业是有激情的。不过,我当时做创业这件事并不是刻意的,进入教育行业也纯属偶然,也绝对没有我当年学吉他的那份激情。以至于到今天我还很难把自己跟创业这件事联系起来,每当别人叫我“老板”或者“周总”的时候,我都有一种忐忑不安的感觉。


    从很多方面来说,我都不是一个适合创业的人。在这十几年里,在无休止的自我怀疑中,我不断进行自我认识,和自己的弱点做抗争。创业的过程对我来说是挣扎的,煎熬的,但我还是坚持下来了。


    再比如说我坚持了两年的锻炼吧,我不止一次地提到过,我这个人其实很不喜欢锻炼。每次要去锻炼的时候,我都觉得很痛苦。尤其是现在,我只能在早晨锻炼,且需要七点就到达健身房,才能在保证锻炼时间的同时不影响工作。有时候,我晚上因为压力大睡不好觉,清晨醒来的时候就会想,“哎,昨天晚上就没睡几个小时,我是拖着疲惫的身体去锻炼呢,还是再睡会儿呢?”


    不管怎么说,我最后往往都还是选择了去健身房。对于锻炼的热情,就是又爱又恨吧。


    最后总结一下,我觉得真正的passion,绝对不是一时的冲动。激情,是在经历了很多困难之后,包括和自己的弱点做斗争后,你依然选择了它。甚至,遭遇了挫折后,你能够越挫越勇。如果做到了这一点,我想你能够证明你对一件事真正有激情吧。


  • 我的2016
    我的2016

    每当快到年底的时候,我心中都有一种不安,甚至是惶恐。细想一下,为什么会这样呢?可能是因为年底意味着一个阶段的结束,另一个阶段的开始。
    这个时候,除了展望下一年,对我而言,更重要的是回顾。回顾意味着面对自己,而面对自己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甚至偶尔还会让人感到痛苦。
    这个月17号到26号,我和家人,以及从美国赶来的婆婆一起去越南度了个假。我和AJ平时工作都很忙,很少能够整天和孩子们在一起,所以这次休假对我们而言十分宝贵。不过,我在这次休假中还给自己布置了一个小任务,那就是回顾自己的2016年。
    没想到,这个小任务,占据了我的旅途全程。让我一直思考,我的2016年是怎样度过的呢?
    2016年,对我来说,是既rewarding又struggling的一年。
    实际上,我这一年的状态是非常忙碌的,问题总是一个接着一个地来,而我也在一个接着一个地去面对、去解决。我发现,我的2016年就是在不断更新自己的To-do-list中度过的。
    除了写下自己的成就以外,我还试图去问自己几个问题。比如,在过去的2016年里,我最成功的一件事是什么?最失败的一件事是什么?而这一年过去了,我能看到自己最大的优势是什么?最大的劣势又是什么?
    我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这几个问题,听起来只需要各回答一件事情就好了,但想这件事,却需要漫长的思考。思考之后,你会发现你对自己有了更多客观的认知。
    今天,我并不打算在这里与大家分享我的思考结果。最想告诉大家的,是这样一些内容。
    第一个想法,我们要学会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年轻的时候,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四处面试、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们总是要回答许多人提出的、关于你的优缺点的问题。但是,到了我这个年龄,我们其实已经不需要向别人去回答这些了。重要的是,要还能向自己问这些问题。假期中,我在发现自己优势的同时,也越来越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想到这些以后,我觉得很重要的是,你要能够接受自己。接受自己,包括自己的不完美。这并不是要逃避缺点,不去做出改变,而是说,不要因为看到自己的不完美,就变得沮丧失望。
    第二个想法,是关于解决问题的。对我们这样一个公司来说,问题往往是驱动着我们向前发展的动因,生活也是一样,有问题其实是一种常态。有些问题能够马上解决,而有些问题是暂时解决不了的。意识到问题的“普遍性”很重要,更重要的是,要能够把“问题”与“情绪”区分开。
    最近,我看到一句让我感触特别深也非常认同的话。它说,“不要把对外解决问题的心态,变成对内自我伤害的情绪”。
    不论是工作当中的问题,还是生活中的困难,不论是与同事,还是与父母、孩子、朋友交往的时候,这句话都应当成为一个很重要的原则。我们应当时刻记得,解决问题就是解决问题,不要不小心自我伤害或者伤害到他人的感情。
    第三个想法,我意识到身上越来越重的责任,来自于对身边每一个人的重视。对于与我一起共事的人,我有一个最大的感受,那就是——每个人都是一个世界。而这个由所有人组成的世界是这样辽阔丰富,有时候让我感到很渺小,也常有一种敬畏的感觉。我希望这些人与我一起度过的时光、与我共事的经历,能够成为他们人生中的一个亮点。或者,能够成为帮助他们实现自己梦想的一块铺路石。这就是让我感到越来越重的责任。
    最后,虽然回顾过去是一件略带痛苦的事情,但是直面的过程与这些感悟又让我感到轻松与释怀。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期待新的一年。2017年就要到了,希望在这里与大家共勉。


  • 如何做出选择(圣诞快乐版)
    如何做选择(圣诞快乐版)

    之前,我曾发过一篇文章,是关于“如何做选择”的,这也是当时我在TED做演讲时的主题。这篇文章发出来后,有人和我联系,说这篇文章给他们很大鼓舞,让他们能够鼓起勇气去做一些选择。
    收到这些留言,我一方面很高兴,为自己的文章能带给别人一些积极的影响而高兴;另一方面又有些惶恐,因为虽然我的文章标题取的是“如何做选择”,但我却并没有教大家怎么去选择。我只是和大家分享了我自己的做法,所以感到借鉴意义并不大。
    不过,正是因为这件事,让我在“如何做选择”这个话题上又想了想。
    “选择”,其实对我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常常会犯大家所说的“选择恐惧症”。其中一个表现,也是我一直不好意思承认的一件事,就是作为一名女性,我特别不喜欢shopping。
    我知道,很多女性都会把逛街买东西当作一种消遣。她们生气了,会去shopping, 让自己心情变好。心情好时,也去shopping, 买东西让她们更开心。但是对我来说,shopping却是一件挺烦恼的事。
    我们公司在北京的新中关购物中心楼上,8年来,我从来没有逛过这个商场。毫不夸张地说,那些近在咫尺的店我甚至都没有进去过。可奇怪的是,就“时尚”而言,我又自认为是一个喜欢漂亮的人。
    这让我想不通,我既然也喜欢漂亮与时尚,为什么会反感逛街呢?
    仔细一想,我发现,我之所以觉得逛街麻烦,是因为我害怕“选择”。再细想,问题就出在我的选择方法上。
    我觉得选择可以分为两种方式,第一种是想了解全部选项后,再从中选出最好的那个。第二种方式,是碰到一个合适的就选了,而不需要去比较所有选项。
    我的问题就在于,我逛街时采用的选择方式属于第一种。我总想看完所有的店铺,了解所有的款式后再去挑一件,这样做不仅很花时间,还很累人,并且到头来还会让人很纠结。事实上,潜意识中一想到要走这个流程,我就对逛街感到了排斥。
    其实并不是在上百件衣服中,只有一件能让你漂亮,很多衣服都可以让你漂漂亮亮的。所以,我完全没必要对比那么多家才做决定。在逛街这件事上,我特别羡慕那种果断的女生,她们看到一件东西就知道“这就是我想要的”,果断拿下,不需要想那么多。
    认识到这些后,我决定以后逛街尝试用第二种方式去选择,或许就会喜欢上shopping呢。
    我发现,很多人害怕选择,或者做不好选择,可能都和他们用错了选择方式有关。有些人在小事上太纠结,在大事上又太随意,或者没法在两种方式中灵活切换,准确判断。
    比如说,在寻找结婚对象上,很多人碰到了一个,觉得勉强还可以,就决定将就了。我并不否认,有人真的能一下子就遇到自己一辈子“对的人”。但更多时候,我还是主张要认识更多人,从中了解你想要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然后再去做决定。这才是应该用第一种选择方式的时候,而不是在一些诸如买衣服的小事上,耗费太多心力。
    总结来说,如果一件事对你很重要,而且让你满意的情况很难获得,就应该用第一种选择方式来对待;而如果一件事不那么重要,同时存在很多选择都可以让你满意,就应该用第二种选择方式,让自己抛弃过多无用的“比较”,早点体会到选择的结果带来的快乐。
    说到底,做决定这件事,没有人能够真正告诉你怎么做,到底选什么。但是,至少你可以了解这两种做选择的方式,并弄明白什么时候该用什么方式。希望这种思路可以给大家一点真正的借鉴。


  • 数数的快乐
    数数的快乐

    前几天,我告诉我AJ,我现在游泳可以游20个来回了,也就是将近一千米。
    AJ初高中的时候一直在校游泳队,那个时候他每天早上四点钟就要起床参加游泳训练,很是辛苦。我本以为他会有感而发,跟我说些游泳相关的事。没想到,他第一反应竟然是:“你是怎么计数的?”
    我一听就笑了。
    对于锻炼的人来说,“计数”确实是个让人既爱又恨的事。
    我坚持锻炼一年半了,每天早晨7点到健身房报到,游泳或者做一些体能训练。对我来说,计数已是家常便饭。所以,我的锻炼几乎都是靠着每一次的“计数”坚持下来的。
    说起来,我运动时的计数方式也是五花八门,不妨和大家分享一下。
    首先是正着数。当我第一次决定游20个来回时,我就老老实实地从1数到20。这个过程比我想象中的漫长,数到10的时候,我一想到后面还有一半,几乎都要绝望了。
    后来,我开始尝试倒着数。从20开始,越数越少。我想,这样是不是会让人心理上好接受一点?可事实证明,倒着数并没有什么用。
    然后,我又尝试前10个正着数,后10个倒着数。看看在数数的中间安排一个小变化,是不是能让人更容易坚持下去。
    再后来,我开始用分组计数。20个来回分为4组,每组数5次。现在,我游泳就用这种计数方式,每完成5个来回,再重新数。
    除此之外,在做体能训练时我还试过在计数的时候,给自己正向激励。当我数到一个数的时候,我会鼓励自己“我已经完成xx个了!真棒!”,而不去想还有多少没完成。
    另外,还有一个能让自己坚持完成训练的好办法,就是转移注意力。我曾试着一边锻炼一边想工作上的事情,也尝试过听音乐,让自己跟着音乐的节拍,而不是把注意力放在身体感受上。这种办法效果不错,尤其是跑步的时候,当我就快坚持不住时,我会告诉自己“听完这首歌再休息”。如此一来,往往就能坚持到最后。
    除了转移注意力,另一个办法是利用“自我暗示”。比如说,给自己设置一个“预热”的过程。游泳的时候,我会先游10个来回,告诉自己这只是预热。等到完成了,再告诉自己“现在才正式开始”。这样既能保证运动量,也不会有太多心理压力。
    有一阵子,平板支撑(plank)特别流行。我有一个朋友,参加过一个平板支撑比赛,她在台上坚持了五分钟。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但是她说,“我儿子在台下看着呢,为了他,我也要坚持住”。从她这里,我又学到了一招——运动时假装自己有观众。后来,当我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我就会想象Peyton和Trey在看着我,于是就又能重振旗鼓了。
    还有一招,就是给自己找一个运动榜样。我刚去健身房的时候,会特别关注那些健身效果特别好的人,然后以她们为榜样,或者把自己想象成她们,鞭策自己努力、再努力。
    当然,我还用过一些“损招”,自己吓唬自己。还没开始运动的时候,我就想:如果这次不做完,你就会怎么怎么样……这样连哄带吓地,也能让自己坚持到最后。
    其实,运动的过程也不全然是“和自己做斗争”,这也是一个会不断带给你全新的体验和新发现的过程。
    比如,我在运动中发现了数字“12”的魅力,不管怎么数,都不至于让你感到绝望。以前,我举重的时候总想做20个。现在,我调整了策略,把重量加大,只做12个,马上就不觉得那么痛苦了。
    数数这件事,也给我很大启发。很多时候,你想到一件事,可能觉得无比艰难,认为自己根本不可能做到。但如果你能摒弃“想”,而去“做”,把思维从“这件事怎么这么难”,切换到“这件事要怎么做”上,你就会发现看似遥远的目标并非不可达到,而且这个过程也并不是你想的那么困难,相反,甚至可以成为一种享受。
    原本看似痛苦的锻炼过程,现在变得像游戏一样充满竞争和乐趣。每天锻炼之前,我就会去想,今天打算怎么数数呢。其实,就在这个不断琢磨的过程中,我已经不知不觉地实现了自己的目标。


  • TED Talk:如何做选择
    TED Talk:如何做选择

    上周末在拓达Boot Camp中,一位学生很认真的问我说:“老师,我特别想知道您在TED Talk里讲了什么?”我愣了一下,一边回忆一边回答“我…在讲如何做选择…” 然后,我的大脑就一片空白了。不知道是事情太多,还是年纪大了,很多事情不记下来就会转念忘记了。好在还有当时的录音,(录像我是肯定不忍去看的),那就把它写下来吧!


    -------------------------------------------------------------------------------------------------


    今天我想跟大家聊一聊,如何做选择。这个话题听起来很有雄心,但我们都知道,其实谁也无法真正告诉别人如何去选择。在过去的三十年里,我做出了很多选择,这些选择塑造了今天的我。这里,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选择背后的故事,证明一些关于“选择”的事。
    一、
    2007年5月1日,我的小儿子Trey出生了。他在劳动节这天出生,本该是一个非常开心的日子。但是,就在几个月前,我的母亲去世了。我还记得我在医院给我爸打电话,告诉他孩子生下来了,我爸说,你妈一定特别高兴。当时,我们俩个在电话里都哭了。
    我怀Trey的时候,正在经历人生中最低谷的时期。这一年是我创业的第二年,也是非常关键的一年,很多事情需要亲力亲为。也正是这一年,我的母亲被诊断出胰腺癌。
    当父亲在协和医院的楼道里告诉我这个消息时,我只觉得晴天霹雳一般,那种感觉我到今天还记得。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每天下午去医院看望母亲,晚上回到公司教课。除了体力上的透支,更难捱的是精神上的痛苦。母亲的整个看病期间,就是我们不断从希望到失望,再到绝望的过程。 由于我的状态很差,我和老公说,“这个孩子生下来可能不是残废就是傻子”。
    我问他,“我们有勇气来养一个残疾或是傻孩子吗?”
    后来,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不管这个孩子是什么样,都要负责他一辈子。
    再后来,Trey出生了,很健康。而我很庆幸,当初没有放弃他。
    二、
    我从2005年开始回国创业。 当时,我经常被人问到——“你为什么要回国”,和“你为什么要做留学”?
    我能理解大家的困惑。我在美国生活了很长时间,在那里受到了很好的教育。我在全美会计专业排名第一的学校学习会计,毕业后去了德勤工作。后来我也在美国结婚、生子……
    很多人不理解我为什么要回国,而且还是拖家带口的(当时我的大儿子Peyton已经一岁半了)。
    我知道,在很多人的想象中,我应该是放弃高薪,毅然决然地回到了国内,投身新事业。但事实不是这样,我考虑了三年是否要回国,最终吸引我的也不是所谓的创业。
    我的想法很简单。我觉得人只有一辈子,如果我继续留在美国,我都可以想象未来的日子会是什么样,和任何一个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的生活无异。而如果我回到国内,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生活肯定不一样了。这样算来,我也算经历了不同的人生,活了两辈子。
    于是,凭着这样一个很简单的想法,我做出了“回国”这样一个听起来很大的决定。
    至于“为什么做留学”,则是缘于一个巧合。当时有一个朋友跟我说,“既然你是商学院毕业的,不如就做MBA申请吧!”
    刚开始我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但是我发现自己越做越喜欢这件事,在这条路上也越走越远。现在,我觉得回国做留学是我人生中最好的决定。我很庆幸自己有了这次选择。
    三、
    留学行业其实是一个饱受争议的行业,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要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每当我跟别人说“我是做留学的”,别人都会说,“噢,你是中介啊!”
    这是我们行业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很多留学咨询的企业都在以纯商业模式运作,目的就是为了赚钱。这当然无可厚非,但我总觉得留学行业不应该以纯商业的模式发展,它更应该走一种专业模式。
    专业模式是什么样的呢?举例来说,比如审计工作,这个职业不仅要为企业负责,也要为公众负责。再比如医生,除了看病赚钱之外,医生还有救死扶伤的义务。留学行业要做的事情虽然不像生死问题那么重要,但对我来说,我们要做的事情关乎一个人的成长和职业发展,也是任重道远的,需要用专业的知识和责任心来对待。
    不过,走专业模式意味着什么呢?对一家留学咨询公司来说,走专业发展模式,意味着我们不能快递地发展。2008年到2012年间,留学行业经历了井喷式的发展,很多企业有200%甚至300%的增长。但那个时候,我们选择了缓慢发展。
    因为,我们需要花很多时间去培养好的咨询师、去服务客户。而且我们始终认为,留学服务不应该是代替客户做所有的事情,而是要帮助客户去挖掘自身的特点,和他一起规划未来,帮助客户成长。
    最开始的时候,很多客户不理解,他们会说“我花钱请了你们,怎么还要我来做这么多事”。面对这些抱怨,我们只能耐心解释,并坚持自己的做法。
    现在,这个行业已经经历了十多年的发展,在激烈的竞争中,专业发展模式被证明是可行的,我们也经历住了许多考验。
    四、
    除此之外,我做留学过程中还遇到一个问题,就是要不要只做商科硕士留学?2008年,有一个著名的高中课外辅导机构找到我,说“燕平,我们一起来做本科留学吧!”大家都知道,2008年后,高中生去美国读本科是一个迅速扩大的市场。到今天,去美国读本科的学生已经远超研究生了。
    当时我很心动,也很犹豫。我知道这个市场很大,但是也知道如果我们做了本科留学,就无法集中精力研究商科硕士申请。商科硕士申请和一般本科申请不同,它是以职业为导向的,需要申请者对职业规划研究很深,而本科申请则是不同的思路。
    经过重重考虑和公司内部会议,我们最终选择放弃这个机会,还是专注只做商科硕士申请。
    直到今天,我们算是业内唯一一家11年坚持只做一个领域的留学申请的公司。去年,我们在中信银行联合尼尔森发布的《出国留学中介评价指数白皮书》的商科榜单中被评为全国前五,这对我们是一种莫大的鼓舞。尽管本科留学已经发展得如火如荼了,但我从不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
    五、
    在发展过程中我们还遇到一个问题,那就是除了留学咨询,我们要不要帮助大家做职业规划?
    答案是肯定的。
    当我最开始进入留学行业时,在我心目中,这就不仅仅是一份帮助大家出国读书的工作。出国只是青年人进入一个新的学习领域的开始,也是一个人职业发展的第一步。可以说,出国不是目的,而拥有良好的职业发展才是最终目的。
    因此,我们公司最开始成立的目的就是:不仅要帮助大家申请到好学校,更希望能够帮助中国学生完成自己的职业发展。
    这个理念给我们带来了很多不同的实践,譬如举办CEO分享会,建立拓达校友会,提供求职培训等。这些事给我们增加了很多额外成本,但我也坚信,这么做是对的。从留学到求职,是每一位留学生必然经历的过程。
    在我过去11年的留学咨询生涯里,我接触了很多同学,有很多故事可以和大家分享。表面上看,是我在帮助这些同学实现梦想,实际上,我从这份工作中得到的远比我给予的要多。我很感激这份工作能让我走进很多人的生活,是他们在影响着我、塑造着我。
    “Touchdown”这个词的最初含义是触地得分,它源于橄榄球运动。由于我的老公对美式橄榄球的热爱,我们把公司取名为Touchdown!。但是后来,这个词又衍生出了另一种解释,即“Touch the Sky, Down to Earth”。中文意为,“心怀梦想,脚踏实地”。
    这个解释代表了我们的企业精神,即我们要在敢于追求梦想的同时,能够脚踏实地做事。在Touchdown!,我们的梦想就是让更多中国学生享受到高质量的留学和职业咨询服务。
    试想11年前,如果我没有回国会怎么样?
    我一定还在美国过着中产阶级的生活,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和那么多人交谈、成为朋友,不会像现在这样对自己、对人生有更多的体会。
    我很庆幸当初的选择。
    人的一生会怎么样,其实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在某些关键时刻做出的决定。譬如上什么学校?毕业后做什么?跟谁结婚?这些事情都需要你去做选择。
    很多人害怕选择,是害怕面对选择所带来的“失去”。因为选择的同时意味着放弃,我选择了回国,就放弃了美国的生活;选择了创业,就放弃了工作的安逸。
    但是我想说的是,当你做出选择时,就要有勇气去接受你可能失去的东西,而这并不可怕,因为你即将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它会带给你更多体验。最后,希望我的个人经历能给大家一些勇气,在关键时刻勇敢做出选择,开启更精彩的人生。


  • 新时代的“门当户对”
    新时代的“门当户对”

    前几天,有一位朋友联系我,说他到北京出差,约我出来聚一聚。
    我跟这位朋友认识二十几年了,算是年轻时的老朋友。我们很多年没见面了,只是在朋友圈互相了解彼此的动态。
    从朋友圈里,我看到他的妻子,他的女儿,还有他们一家出去游玩的照片,看样子是一个很幸福的家庭。
    我的朋友在一家大型国企工作了二十多年,属于中高层,也算事业有成。他主外,他的妻子主内,这种组合是很多家庭的理想搭配。
    见面后,我们自然聊到家庭。我问他,“怎么样,过得还好吗?”
    没想到的是,他的脸色马上灰暗了下来。说,他其实过的很不幸福。
    这着实出乎我的意料。想当年,他是如何疯狂追求他的妻子,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他妻子是当年的女神,他们结婚的时候,有多少男生都表示羡慕嫉妒恨啊。
    我说,“怎么会这样呢?看起来不是挺好的吗。”
    他告诉我,结婚以后才发现,他跟太太在很多方面有分歧,观念不一致,以至于弄得彼此都很痛苦。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价值观上的差异越来越明显。
    他说,他现在甚至不希望女儿跟妻子在一起时间太长,怕女儿以后变得像妻子那样。我听到这里,觉得这种状态真是糟糕。
    当然,他说自己是绝对不会离婚的,孩子还小,妻子也很依赖他。这样离婚,他过不去良心上的坎儿。
    我的朋友很无奈地说,“你知道吗,我以前从来不觉得门当户对有什么道理,可现在越来越觉得古人的说法是对的。”
    聊完以后,我送他出门。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我心里忽然一阵难过。
    这位朋友其实才四十出头,却给我一种已经很苍老的感觉了。我甚至从背影就能感觉出他的无奈。
    他走之后,我开始想他说的“门当户对”。
    我想,他口中的门当户对,一定不是指像过去那样有钱人跟有钱人结婚,穷人跟穷人结婚,新时代的“门当户对”,应该更多是指价值观一致。
    “价值观”这个词听起来虚无飘渺,但是落到实处,尤其在两个人的婚姻中,价值观到底是什么呢?
    我觉得,价值观首先包括一个人对事业的看法,如何看待事业在生活中的地位。在事业和生活发生冲突时,你会怎样取舍。
    我认识一些夫妇,一方照顾孩子和家庭,一方在外工作。如果两个人都觉得工作很重要,那么带小孩的一方就会更支持理解另一位在工作上的奉献;但我这位朋友,他和妻子不能达成共识,因而经常因为加班而被妻子责怪。
    还有,在孩子的教育上观念是否一致。 这里并不是指一方唱白脸,一方唱黑脸这样的沟通方式,而是在教育理念上的统一。比如说小孩子遇到问题,家长如何帮助解决。我朋友会觉得让孩子自己解决就好,而很看不惯他妻子的过度参与。
    再比如,两个人对健康的观念如何?喜爱的生活方式是不是一样?是喜欢宅在家里,还是常常外出?对外界事物是态度保守,还是充满好奇?
    这些都会影响两个人在一起的生活质量。
    我想,可能我这位朋友在结婚前完全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吧。或许他当初只是为一些表面的东西吸引,但步入婚姻殿堂后,才发现其实价值观胜于一切。
    想到这里,我甚至想,如果两个人在结婚前能有一个清单,看看双方是不是符合对方的价值观,很多人的婚姻是不是会好一点。
    不过,再一想,很少有夫妻两个人价值观完全相同。价值观不同能否尝试相互理解,不能理解能否尝试彼此尊重,如果也不愿意尊重是否至少还可以彼此陪伴?不是有句话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嘛。


  • 做一位“苦行僧”
    做一位“苦行僧”

    今年的端午节过后,我们同事之间互相分享了这三天假期是怎么过的。
    我的一个同事说,他去了一趟青海,爬了一座4000多米的山。对于从没有到过大西北的人来说,青海的风景自然是壮丽无比的,只不过路途也很辛苦。据他说,爬山的过程简直折磨。首先天气多变,这时候晴空万里,下一分钟可能就会狂风大作、冰雹阵阵,再加上高原反应,整个过程叫人痛苦不已。
    但是,所有的痛苦在爬上山顶的那一刻就会被抛诸脑后,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喜悦、满足和成就感,一切豁然开朗。他说,他开始理解了为什么很多像王石那样的企业家会热衷于爬雪山和登顶珠穆朗玛峰,因为当你战胜了巨大的困难后,那种成就感也是超越一切的。
    我能体会这种感觉。因为这也是我三天假期的收获。
    这个端午,AJ在外出差,我带着两个孩子在家,哪儿也没去。不过,我在这个假期尝试了为期三天的Juice Diet,就是以果汁代替其他进食的一种节食方式。这种节食方式是一个美国公司开发的,就是一天之内只喝8瓶蔬菜汁或水果汁,不准吃其他任何东西。
    因为是假期,我还要带两个孩子出去玩,自然也免不了在外面吃饭。 只不过,他们吃饭的时候,我只能在旁边眼巴巴地看着。这个过程也很辛苦,尤其到了最后一天,三天没吃饭的我明显感觉到饿得慌。
    但是,到了第四天,那种成就感也是不言而喻的。
    这三天里,我也见到了我的父亲和姐姐,他们一见面就激烈地批评我,觉得我这种节食方式太极端了,有损健康。我没有跟他们说什么,也没去解释。不过我知道,我的节食目标真的不是只为了减肥。这件事对于我,就像我同事选择去爬山一样,重要的是登顶后和坚持到底的成就感。战胜了困难和克服了诱惑后,那种成就感非常迷人。
    这件事情也让我开始理解,当一名苦行僧的感觉。
    换一个角度去想这件事,你就会发现,为什么我能够三天不吃饭,或者为什么有人执着于登山。当我到了40多岁这个年纪的时候,我发现,生活中能受我自己控制的东西越来越少。你的事业、客户、市场、竞争对手、环境等都在瞬息万变中,甚至你的家庭,孩子们的成长也是在你掌控之外的。相比这些,保持规律的作息、节食和坚持锻炼反而成为我可控的事情。而且我觉得,任何心理、生理上的苦,只要尚在你可承受,可控制的范围内,都会变得微不足道。
    这种体会可能真的要到一定年纪才能知道吧。 就像我身边很多人对我感叹,“燕平,你真有毅力啊!能早起、注意饮食,还能坚持锻炼。”其实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我早就说过,我不是一个自律性强的人,小时候也经常赖床不起。 但很多事情无关自律性,而是关乎你处在人生的怎样一个阶段。
    到了一个特定的阶段,我发现以前需要费很强的毅力才能完成的事情,渐渐变得不那么难了。而我也慢慢知道,这些可控的事情,往往只要你付出了就能得到回报。不像很多你无法控制的事情一样,再怎么努力,也不一定能得偿所愿。这么一想,过程的那些痛苦又算的了什么呢。
    所以,我想说的是,很多年轻人可能会为自己没毅力去做一件事而感到沮丧,但要知道,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你会发现很多曾经觉得万分为难的事情,也会水到渠成。就像苦行僧一样,表面上是“受苦”,可“受苦”的背后可能对一个人却有很多不同的意义。


  • 对与错,还是好玩不好玩?
    对与错,还是好玩不好玩?

    最近,我听到一个说法,让我一下子明白了很多事情。
    这个说法是:“现在这个社会已经不讲究对与错、好与坏了,而是讲究聪明与傻笨、无聊和有趣”。换句话说,也就是现在的人们宁愿错和坏,也不愿意傻或者无趣。
    知道了这个说法以后,我搞明白了很多之前想不通的事情。比如说,我一直很苦恼,为什么中国的很多门户网站上,尽是一些耸人听闻的标题和夺人眼球的照片。很多内容和图片是非常不适合放在一个不分年龄、人人都可以看到的地方的。
    再比如说,我曾看到国内一些挺大的公司,用美女写真和富有挑逗意味的广告词来招聘。大意就是,我们这里美女很多,“福利”很好,而且招聘广告上还特意强调所放的都是真人美女的照片。看到这种招聘,我简直生气,心想,我要是这家公司的女员工肯定早就辞职了。
    还有,国内很多公司到年末都会开年会,我听说不少有影响力的公司竟然会请一些日本AV女星出场,这也是我不大能理解的。大家怎么能这么“放得开”呢,难道不会觉得有点不合时宜吗?
    在国外待过的人可能会知道,诸如此类的情况在国外的大公司是绝对不会出现的,但这种事在中国却经常层出不穷。
    说起来,最近发生的一件事,也让我匪夷所思。我们公司一直在做一个CEO和职场女性的系列分享活动。有一次,我打算请一位有着丰富背景的女嘉宾来做分享,她曾经在很多知名大公司工作,后来又辞职成立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非盈利组织。可是,当我问起身边的同事对这次的嘉宾选择有什么建议时,出乎意料地,我听到大家说,担心她过于“鸡汤”了。我很诧异地问“为什么会是鸡汤呢?”。或许这个问题在很多当下的年轻人看来很傻,但是平心而论,我对那位女嘉宾颇有一些钦佩,也很好奇她的人生经历和选择,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分享会被认为含有“鸡汤”成分。
    凡此种种想不通的情况,在我听到了那个说法后,终于恍然大悟。原来现在大家都不在意好坏与对错了,而是讲究一件事情好不好玩,有没有趣。似乎很多人对自己和交朋友的要求就是:宁愿坏坏的,也不愿傻傻的。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之前,我在网上看到有人常说“可爱即正义”又或者“什么什么即正义”,大致也是这个意思吧。
    如果说,“可爱即正义”还有一些俏皮的道理,那么凡事以“好不好玩”为准则就有点麻烦了。仔细想来,让我觉得不舒服的“好玩”要么是迎合恶俗趣味,要么是娱乐至上,推崇消费主义,还有就是搞噱头和扮酷。在这些打着有趣的幌子的做法里,就真的没有恰当与不恰当之分了吗?
    还是说,我们的社会真的不再有好坏之分和对错判断?当然,我知道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世上没有绝对的好与坏,也没有绝对的是与非。但是,我仍然相信有一些基本的准则是我们要恪守并坚持的。
    我想,可能很多人都会因此觉得我是一个“老古董”了,总是喜欢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说教,其实不是。我当然也希望身边多一些幽默风趣、聪明伶俐的人,但是我不希望这些品质成为唯一的衡量标准,甚至有时候掩盖了一个人身上善良、淳朴、宽厚、沉稳的闪光点。
    尽管韩寒的电影里,一句“小孩子才分对错,大人只看利弊”被人争相引用,广为传颂。就我个人而言,我还是愿意“幼稚地”去相信,很多事情是有对错的。或许我个人并不能给社会上的主流观念带来什么改变, 那就让我从小小的朋友圈开始吧,希望能和大家共同探讨。


  • 奇妙的韩国之旅
    我的奇妙韩国之旅

    最近,我们一家去韩国首尔玩了一趟 。其实这种城市旅行对我而言已经没有太多新鲜感了,走在首尔街上,我甚至觉得这跟北京、上海也没什么差别。不过,这次旅途中有一件小事,倒让我觉得值得和大家分享一下。
    我们到首尔的第一天,打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司机是一位50岁上下的韩国大叔,他的英文很蹩脚,但是人特别热情。我们一上车,这位司机就开始教我们学韩语。他给我们每个人发了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一些基本的韩语和英文翻译。
    这位司机一边开车一边教我们韩语,他读一遍,我们跟着读一遍,就跟上课一样。这么朗读了几遍后,韩国司机还很“敬业”地要考试。
    他说,“OK,接下来我要考考你们了。”
    于是,我们每个人都挨个地接受了一次韩语口语考试。
    AJ先读了一遍卡片上的词,司机说,“OK,及格。”然后依次是Peyton、Trey和我。我们四个人中,Trey的得分最高,司机也夸Trey很有语言天赋。
    接下来,韩国大叔说,“这次考试整体不够理想,我们再来学一遍,再考一次。”于是,我们又咿咿呀呀学起来。就这么学了一路,很欢乐。
    学完几轮之后,Trey就开始不停地提问,一会问这个用韩语怎么说,一会儿问那个用韩语怎么说。到最后,我和AJ惊讶地发现,他竟然能掌握一些基本的韩语交流了。
    到达目的地后,韩国司机走下车和我们一一握手,我们也觉得非常开心。这次的出租车乘车十分愉快,甚至都成为了我们的韩国之旅的一大亮点,以至于我们现在提到韩国,就会想到那个出租车司机。
    我乘坐过这么多次的出租车,从来没有想过一次打车经历可以变成一段奇妙的学习之旅。而且,这次出租车上的学习可能会对Trey产生很大的影响,Trey从韩国回来一直嚷嚷着要学韩语,说不定他长大后去韩国上大学呢!也许他的人生轨迹就因这次出租车的经历而改变!
    由此可见,无论你在做怎样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都可能会对别人产生某种深远的影响。
    我想到我接触到的很多刚毕业的大学生和刚入职的年轻人,经常抱怨工作“太水”,没有做到“高大上”的内容。其实,我觉得这样的“期待”本身就很值得商榷。
    很多时候,当你觉得工作无聊、不够重要的时候,可能真的不是工作的问题,而是你没有把自己的心态摆正。
    所以,我始终觉得工作是没有高低区分的。任何一个简单的工作都可以变得很有意义,关键要看大家是否能够摆好心态,善于挖掘。就像这位韩国大叔,能够把一份简单的工作做得如此多姿多彩!我相信他一定有很多有意思的经历,是一个充满故事的人。如何把一件小事变得有趣而有意义,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是值得大家去思考的。